“那是你的红尘,与我无关。”
活得像个小号一样的存在。
杂食,不推荐关注。
Rps有涉猎,也搞同人和原创。
称呼随意,喜欢评论。
万事胜意,于你,于我,于他,她,它。

练沉咩呱叽喵呜汪

© 练沉咩呱叽喵呜汪 | Powered by LOFTER

【E陆】梦呓 3

/3 鲸落

老e记得陆夫人,准确的说,是记得陆之遥。
他们相识在一次战争后的疆场上。陆之遥站在被血染红的河流中,静静祷告着。他自身亦被鲜血染红,却平静如常。

“……”老e看得有些发愣。眼前人长发随风飘摇,末梢紫得发黑——也许的确是黑色的,血染的黑。他无暇顾及手中仍在滴血的刀,因为那人微微低下头往他这里看过来。
常盤松的冷峻穿过空气刺过来。他不躲不闪,直面着那双眼。

很快,他盯住的人从河水中走出来,沉重的下摆没有扰乱那人的步子。老e就放任他一点点走过来,毫不在意刀尖凝固了的血液。
摆在平时,他可是会发狂的。

“我是陆之遥。”
那人说着,右手将散落的发丝捋到耳后。
“一个吟游诗人,兼法师,大概。”
“老e,灵敏型剑士。”
接着他郁闷地看着眼前的人笑弯了腰,眼角似乎还冒了点儿泪花。
“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职业。”陆之遥终于止住笑声,略微认真地说。

“彼此彼此。”他含糊地应付,没把“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为死人超度【?】的法师”扔到一边。

他们一起走了。
跟俗套滥情的那些小说不一样,旅途上他们没有擦出什么奇怪的火花,倒是老e做饭的时候差点引起森林大火;也自然没有可怕的酒后事件,喝了杯葡萄酒就睡得昏天黑地的陆之遥,被老e禁止触碰一切含有酒精的东西。

某种意义上像另一种俗套的是,陆之遥的失忆。

很难想象一个朝夕相处,姑且能称之为同伴的人,因为一场失败的逃脱计划差点把命丢了不说,还把自己整失忆了。
老e发现陆之遥的时候他就躺在树边上,压断的灌木被人小心地复原过,地上散落的树叶间或压着他的笔记本和纸条。

嗡的一声,老e第二次懵了。
他抓了抓头发,紧咬着嘴唇,跟个木头一样戳在原地。

他突然想起来前一天陆之遥说过的话。

…老e,我觉得你这样的人一定不能死,死了跟鲸落一样,太遗憾了。
……
啊?鲸落啊,就是……

就是当鲸鱼在海洋中死去,它的尸体最终会沉入海底。
就是鲸尸下沉时所形成的独特的生态系统。

他用袖子轻轻擦掉陆之遥脸上的灰。
他闭着眼睛,睡得很安稳。

你想啊,你要是死了,那你的精神你的意志就像涟漪荡漾出去,那些血气方刚的青年人会被这种气焰感染,听从血的意志奔赴战场。

你的身体腐朽最终消失,你的精神化作食粮供后人追随。
不觉中你用新的生命形式创造出了新的生命意义。
即使你死去,你的精神力仍然会长久地存在于世上。

我呢,负责把你的事迹编成诗歌,这样人们就不会忘记你了。

陆之遥说话的时候望着前方,可能是一片树叶也可能在发呆。

如果是你自己呢?老e咽下口水,把问题一起带走。
你怎么看待你自己?

问我的话,我一定会说你的离开才是一次鲸落。

他抱起陆之遥,踩上泥泞的小路往森林外围走。

Tbc.

这次用的题目是不久前的 鲸落 。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