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你的红尘,与我无关。”
活得像个小号一样的存在。
杂食,不推荐关注。
Rps有涉猎,也搞同人和原创。
称呼随意,喜欢评论。
万事胜意,于你,于我,于他,她,它。

练沉咩呱叽喵呜汪

© 练沉咩呱叽喵呜汪 | Powered by LOFTER

致【 】

……算了,我觉得一个人也挺好。

道不同不相为谋?也不能这么说。

走走看吧,没有路就走出来一条吧。

……我太难伺候,你也不应该是拉下脸来陪我这陪我那听我唠叨树洞的垃圾桶。

我一直都很喜欢你,不管是哪方面……

你值得更好的。

我们在不入流的大学,没关系啊,我们还有时间去努力,没有什么是努力不能搞定的。

那些亲戚啊路人的嘴脸有什么好在意的呢?madam对我们说的钱宝宝对我们说的你都忘了吗?三星级的高中的我们有不亚于四星级高中学生的水平,跳台不高我们没能跳得太高,没关系呀……

…也许是我太过于幼稚了吧,也许你是对的…我们就是垃圾。

……我反正不觉得这样…至少做个垃圾堆里最棒的那个吧?...

杂食群体其实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如履薄冰。

AB互逆甚至ABC大三角,混乱中立外皮之下是守序善良,混过冷坑无人坑的人有这样的经验。我自己反正已经习惯成自然了。

逆cp有那么重要吗?无差不好么?哪儿来那么多分分合合上上下下……我想当事人自己都搞不清也不想搞清……谈个恋爱怎么了?而且又不是我们谈。

……我申明,所有粉上写文的cp只要不是专门为了写车,全部都是无差。


我喜欢的我会主动勾搭,不接受不喜欢无差或者杂食的我也不会再粉【已经给好几个老师拉黑了只能怪自己不长眼睛】

但,有的时候真的是手贱,觉得【写得好】【画得好】【说得好】就点红心点小蓝手,其实没怎么经过大脑。

作者开心读者开心才是...

【钢笔安利】想让签名更好看?你可能需要一支美工尖钢笔

鸢茶:


今天要安利的,是无数小天使们心心念念n久的美工尖!


而在说美工尖之前,我们要先说一下Calligraphy(英文书法)。


Calligraphy最大的特征是:每一个字母都有着粗细变化。


这样的变化优雅而又富有韵律,以至于每年都有无数人步入Calligraphy的大坑。



放在中文书法领域,我们的老祖宗用毛笔写字,也是有着这样的线条变化,可谓real好看了。


然后时光一去不复返,几千年后的今天,你要怎么在作业本上写出这种字呢?


——让美工尖来实现吧!



我们都知道,钢...

我真的要崩了

为什么室友的兴奋点这么奇怪

为什么有事不能早点弄完非要拖到睡前

为什么她们困了我不能说话我困了她们讲得更欢更开心


我个人情绪波动很大,但是看不出来

可能看着一脸无所谓但心里已经难受到摔碎了一堆瓶瓶罐罐甚至眼泪都把枕头全弄湿


我说了没用,只能妥协

我讨厌和别人待着

迟早有一天我会因为这样的经历而不再愿意与人交往


……

四年快结束吧,我想回家,想考回家乡。

而不是待在这鬼地方受气掉眼泪。

【雷卡雷】海之子 1

过去生活捏造,架空世界观

可以当成《礼物》系列的前传,亦可单独食用。

1.

皇宫坐落在一座巨大峭壁的边缘,相传是初代国王为了证明自己征服了大海而建。

砖石垒叠而成的墙壁为苔藓和爬山虎所遮盖,狭长的裂缝深嵌其中。整个宫殿面朝城镇背对海洋,从上空看便是一枚深色的疤刺在蔚蓝之中,雷氏偏爱凝练的冷色,于是除了传统延续下来的皇冠和红披肩,无一例外地给染上了灰蓝的色调。

人们说,在这种环境下成长出来的人,不是暴君便是被排挤的可怜虫。


选择了依海而居,那么风暴难以避免。海浪一波接着一波,新月形的巨大岩洞一端没入海洋,一端支撑繁华,狂风暴雨间几乎要断裂。停泊在港湾中的船只受着洗礼,如坑洼的岩壁...

军训终于快结束了……

结束了就能码字了……

室友好吵…蹦迪追星天天闹……。脑阔痛

【E陆E】挽歌 7



“夫人,你没告诉他吗?”
“嗯,没必要。”
“……”

Mike并没有动桌上的茶,即使那是自己最喜欢的口味。“陆夫人你真的假的……”
“真真假假有什么区别?”陆之遥靠着沙发,耸耸肩就差真的瘫下去,“麦爷你有没有对这个棋局厌倦过?……反正我已经不想再继续了。”
他没怎么打理的头发翘起来,肉眼可见还有些分了叉,病恹恹地散开戳在肩膀上。
“这事我有分寸……”
“有分寸你就不会去碰那份资料。”Mike难得皱起眉头,“有分寸…你就不会让小绝去试探,要知道那的摄像头还是你自己安的。”
“张驰的到来打乱了你的节奏,老陆。”他也是难得放轻了声音,“你是在害怕吗?还是…不甘心?”
“……你只要知道他不会变成第二个当家就行了。”陆之...

谢谢你【隔空喊话】

【E陆E】挽歌 6


6.
“小绝,你跟老e来一场吧。”陆之遥乐呵呵端了杯可乐坐到塑料椅上,“正好来检验一下你最近是不是偷懒了。”
“别啊夫人,我不就是多打了会儿游戏……”小绝磨叽磨叽地踢着石子, 他偷偷看着张驰。新来的哨兵明显对这个地方很感兴趣,他早早就进入场地自行探索起来。
“多打了会儿游戏,嗯。”陆之遥敲了敲椅背,“‘steam本月在线64小时’,我还没算上你休长假的时候玩的呢。”
“可是现在是十一月了啊!”
“对啊,现在是十一月五号。”
“你看才五号!呃……等等。”小绝突然想到了什么,此时不要命地往训练场地里跑,“夫人我错了我错了啊啊啊啊啊啊!”

西区的训练场分为三类地形,沙地,丛林与河流。碍于条件限制,丛林里的高大树木...


各种意义上来说,你好像没有做错什么。
没有人能随意改变别人的价值观……恋爱观统计,你和她都明白不是吗。

但不能否认,你只做到了自己认为的最好。
而我们已知的是,以你的能力,肯定可以做到更好。
无可挑剔,不可置信。

但是你撒娇的次数太多了,为所欲为的次数太多了……
We're sorry about that.
That's my fault.

你辜负了她的也是你自己的期待,自始至终你一成未变。

她纵容你安抚你,不符合自己的观点也在努力迎合你。
凭什么要她来迎合,不对的在你,该怪的是你。

磨成更好的人之前,保持距离,或者等着决裂。
这是不可避免的事。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