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你的红尘,与我无关。”
活得像个小号一样的存在。
杂食,不推荐关注。
Rps有涉猎,也搞同人和原创。
称呼随意,喜欢评论。
万事胜意,于你,于我,于他,她,它。

练沉咩呱叽喵呜汪

© 练沉咩呱叽喵呜汪 | Powered by LOFTER

我真的要崩了

为什么室友的兴奋点这么奇怪

为什么有事不能早点弄完非要拖到睡前

为什么她们困了我不能说话我困了她们讲得更欢更开心


我个人情绪波动很大,但是看不出来

可能看着一脸无所谓但心里已经难受到摔碎了一堆瓶瓶罐罐甚至眼泪都把枕头全弄湿


我说了没用,只能妥协

我讨厌和别人待着

迟早有一天我会因为这样的经历而不再愿意与人交往


……

四年快结束吧,我想回家,想考回家乡。

而不是待在这鬼地方受气掉眼泪。

【雷卡雷】海之子 1

过去生活捏造,架空世界观

可以当成《礼物》系列的前传,亦可单独食用。

1.

皇宫坐落在一座巨大峭壁的边缘,相传是初代国王为了证明自己征服了大海而建。

砖石垒叠而成的墙壁为苔藓和爬山虎所遮盖,狭长的裂缝深嵌其中。整个宫殿面朝城镇背对海洋,从上空看便是一枚深色的疤刺在蔚蓝之中,雷氏偏爱凝练的冷色,于是除了传统延续下来的皇冠和红披肩,无一例外地给染上了灰蓝的色调。

人们说,在这种环境下成长出来的人,不是暴君便是被排挤的可怜虫。


选择了依海而居,那么风暴难以避免。海浪一波接着一波,新月形的巨大岩洞一端没入海洋,一端支撑繁华,狂风暴雨间几乎要断裂。停泊在港湾中的船只受着洗礼,如坑洼的岩壁...

军训终于快结束了……

结束了就能码字了……

室友好吵…蹦迪追星天天闹……。脑阔痛

【E陆E】挽歌 7



“夫人,你没告诉他吗?”
“嗯,没必要。”
“……”

Mike并没有动桌上的茶,即使那是自己最喜欢的口味。“陆夫人你真的假的……”
“真真假假有什么区别?”陆之遥靠着沙发,耸耸肩就差真的瘫下去,“麦爷你有没有对这个棋局厌倦过?……反正我已经不想再继续了。”
他没怎么打理的头发翘起来,肉眼可见还有些分了叉,病恹恹地散开戳在肩膀上。
“这事我有分寸……”
“有分寸你就不会去碰那份资料。”Mike难得皱起眉头,“有分寸…你就不会让小绝去试探,要知道那的摄像头还是你自己安的。”
“张驰的到来打乱了你的节奏,老陆。”他也是难得放轻了声音,“你是在害怕吗?还是…不甘心?”
“……你只要知道他不会变成第二个当家就行了。”陆之...

谢谢你【隔空喊话】

【E陆E】挽歌 6


6.
“小绝,你跟老e来一场吧。”陆之遥乐呵呵端了杯可乐坐到塑料椅上,“正好来检验一下你最近是不是偷懒了。”
“别啊夫人,我不就是多打了会儿游戏……”小绝磨叽磨叽地踢着石子, 他偷偷看着张驰。新来的哨兵明显对这个地方很感兴趣,他早早就进入场地自行探索起来。
“多打了会儿游戏,嗯。”陆之遥敲了敲椅背,“‘steam本月在线64小时’,我还没算上你休长假的时候玩的呢。”
“可是现在是十一月了啊!”
“对啊,现在是十一月五号。”
“你看才五号!呃……等等。”小绝突然想到了什么,此时不要命地往训练场地里跑,“夫人我错了我错了啊啊啊啊啊啊!”

西区的训练场分为三类地形,沙地,丛林与河流。碍于条件限制,丛林里的高大树木...


各种意义上来说,你好像没有做错什么。
没有人能随意改变别人的价值观……恋爱观统计,你和她都明白不是吗。

但不能否认,你只做到了自己认为的最好。
而我们已知的是,以你的能力,肯定可以做到更好。
无可挑剔,不可置信。

但是你撒娇的次数太多了,为所欲为的次数太多了……
We're sorry about that.
That's my fault.

你辜负了她的也是你自己的期待,自始至终你一成未变。

她纵容你安抚你,不符合自己的观点也在努力迎合你。
凭什么要她来迎合,不对的在你,该怪的是你。

磨成更好的人之前,保持距离,或者等着决裂。
这是不可避免的事。

【雷卡】关于我们班一小哥被教官盯上的事(一发完)

学pa 来自雷卡群的群作业

雷卡only 雷→→→→←卡

大一,万恶的军训无可避免。

经历过初高中两次阴雨天全程来袭的夏天后,我莫名觉得这次也一如既往——所以只带了一小瓶防晒霜。

新生见面很平淡,大家和和气气的,不知道是最近网上事件杂乱吸引走了统计的注意力,还是班上真的没有值得关注的人和事。

唯一吸引我的是个夏天戴围巾的小哥,放男生堆里肯定是看不到的,但也不一定。那条围巾随意地护着他的脖子以及小半张脸,遮不住的眼睛被落下的刘海恰到好处地挡着,我只能胡乱猜测,这家伙,要么是个帅哥,要么是个丑逼。

按我的flag体质肯定是后者没错了,天啊。

……事实证明,我应该给老天多一点信任。...

注意

杂食
雷安雷,雷卡雷,通吃:别的cp也吃,很杂食。
自顾自玩耍中,也产出rps
( ´・◡・`)

【雷卡雷】礼物 5

更新。
还是很ooc。



"好久不见了卡米尔!"
"埃米。"他伸手拍拍友人的肩膀,难以想象一年前还是刀剑相向的敌对势力,现在倒是站在同一阵营了。
"……"红头发的小姑娘仍然躲在褐发青年身边,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艾比小姐,没事的。"嘴上虽然这么说,安迷修还是伸手将她往身后带了带,自以为的小动作被雷狮尽收眼底,"哼"字出口更是让红发少女往后缩了缩。
"大哥。"卡米尔轻唤一声,堪堪止住某人的不满。"那是非常时期,现在不是。"
他理了理衣角,边说边伸出手:"...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