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你的红尘,与我无关。”
活得像个小号一样的存在。
杂食,不推荐关注。
Rps有涉猎,也搞同人和原创。
称呼随意,喜欢评论。
万事胜意,于你,于我,于他,她,它。

练沉咩呱叽喵呜汪

© 练沉咩呱叽喵呜汪 | Powered by LOFTER

【Day23】[E陆]狐狸与原野


他时常做梦。
杂草遮蔽了的视野里,留下的空隙隐约有光点闪烁。
他走着,拨开层层迷雾往前走。
每到快走出去的时候,他醒来。闹钟差一分钟响起,他挠挠头打个哈欠,在铃声响起的下一秒摁掉,起床。

陆之遥开始做up主前,生活作息规律如老年人。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地方他做些自己年纪应该做的事,时间如白驹一天天往前跑,身边的事物不断地改变:旧楼房的拆迁,马路的修缮,楼上谁家搬走谁又带着工人来搞装修,小区里的野猫来了来走了走……他自己却时常有种停滞不前的感觉。
在还看电视的年纪里,他换台换到动物世界,那天正放着一只狐狸慢悠悠走在荒原上,夕阳把它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解说的声音一下子被扯远了。陆之遥盯着那红呼呼的小家伙有点出神,它的眼睛黑得发亮,微微的呼吸使得鼻尖皱缩起来。
它突然开始奔跑。
摄影机忙不迭跟上去,却只来得及拍到它的背影,身上皮毛被染了层暖烘烘的赤色。旁白不慌不忙响起来,虽然剪辑了远景上去的视频再引不起他的兴趣。
陆之遥抬头看了下钟,惊觉时间已经走过四十分钟。

他无意又提起这件事,那时自己已经成了一个名声还行的up主。新的麦克风在回来的路上,而优酷频道以及B站的账号也开始完善起来,一切一度脱轨的事物,在慢慢走回正轨。
“辣夫人你还真是,有…童心?”对面那人又撕开了包辣条,糟糕的普通话混着笑意穿过电流,钻进陆之遥的耳朵眼儿里,挠得他心上痒痒的。
“嗨…”他的声音小下去,转而专心地听着那边的呼吸声。
大家喊他老e,一如喊他陆夫人。
相识是什么时候?他记不清楚。两人算不上志同道合但……陆之遥就是觉得,有种吸引力,拉着拽着他去了解屏幕另一头的那个人。
他决定还是先下手赌一把为强。

张驰怎么都没想到会是陆夫人先约上他。
微博私信里时常有语言拘谨但透着兴奋的粉丝给他发消息,这次也是。
满满的小心翼翼就差用双手奉上了,他叼着辣条没心没肺地傻笑半晌,在看到顶端“神奇陆夫人”这个名字后僵住了。
咦?
嘴角上扬,他用空闲的手指轻巧地敲着键盘。
“好。”

他又做了那个梦。
这次算是搞清楚了,自己是个狐狸。肉垫很软,狐狸陆一路往前奔着,脚下踩着的泥土温温的,不硌。脸颊有些疼,似乎是被两边的草叶割伤了。他管不了这么多,急急地往前冲。
……
这次是被闹铃吵醒的。

陆之遥顾不上形象,抓起柜子上的手机敲了信息给张驰。
好心的老…啊不,张驰,之前的回复里除了名字外还顺带给了他自己电话。

“老e我梦到后续了!那个梦!”
睡得迷迷糊糊的张驰拽了铃声响个不停的手机过来,看到亮起的屏幕他还有些迷糊,“嗯?”
我没设闹钟啊?

陆之遥断断续续把梦敲了一遍,夹着错字和错位符号的短信扑棱着飞往张驰那。两个人就这么躺着,就着梦境聊了一早上人生。
张驰说,夫人你这是要事情啊,狐狸…狐狸啊,还是在荒草堆里乱拱的狐狸……我是不是能认为现在在屏幕对面跟我说话的其实是个狐狸精?
“噗。”陆之遥笑出声,手上动作不停,那我是不是能够把你的魂勾过来啊老e?
敲下发送键后,陆之遥手指顿住了。
他…他刚刚好像写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而且发出去了。
我嘞个大草。
对面罕见地没秒回,想必也是被自己的蠢吓了一跳…吧。
纠结于怎么解释的陆之遥收到了张驰的回信。
“好啊。”

他感受着脸上温度直直往上升,最后呼啦一下,自暴自弃地拽了被子把自己整个人都裹了进去。
“嗯哼。”
撩人?张驰躺着拆开了第二包辣条。还差得远呢,夫人。
直播间的观众表示,今天下午开直播的老板整个人都特别兴奋。

过了两年,陆之遥换了副眼镜。
镜片厚了不少,有些重。他推了推滑到鼻尖的眼镜,继续直播。
那次欢快的短信事故后,两个人的生活突然忙了起来。
三次二次的事情交织在一起,于是给了陆之遥以这样那样的事情打哈哈的借口。偶尔被弹幕问起之前不嚷着要找老e联机怎么又不找了,他嘴上含糊地应付过去,心里还是有些失落和不甘心。

最近白头发有些多了。他照镜子,摸摸眼角青色的皮肤,做了个鬼脸。
他并不后悔做这个选择。
陆之遥觉得自己和那狐狸越来越像了,前方不知道有什么在等着他,而他却甘愿像狐狸一直往前走一样,一如既往地前进。
清理私信的时候他发现了张驰的留言,大意是约他出去旅行。陆之遥乐得敲字,“武汉鸽子王,不准备放我鸽子啦?”
没想到对面秒回,“嗯哼那是,小的怎么敢放夫人的鸽子?”
他哼了一声,装得像没放过我鸽子似的。
“九月份怎么样?我有点想念武汉的热干面了。”

夫人比照片上的瘦了不少。
张驰逆着光看往自己这走的人,心里有些难受。
……是最近过得不太顺吗?他猜测着,没注意到人已经过来了。
背着黑色双肩包的陆之遥顶着俩黑眼圈,拉着中型的旅行箱站在他面前。
“嗯…张驰?”他有些犹豫,面前这个人看上去并不止比自己小四岁。
“嗯,之遥。”张驰倒是不认生,他上前一步,自然地牵起陆之遥的手,“走啦。”
感受到手被握住他愣了一下,随即跟了上去。
嗯。他心里说着。

张驰关了直播半摊在电脑椅里,像只猫一样伸着懒腰。他想着是先洗澡还是先去厨房拿牛奶,却是迷迷糊糊快睡过去了。
有人推开了房门。
“你呀……”陆之遥端着两杯牛奶从椅背上往下瞧着张驰,他示意了下对方的那杯正摆在桌上,自己则坐到床上悠哉地喝起来。
“嘿嘿,夫人人妻呀。”张驰爬起来,认认真真地端着牛奶转过椅子面朝着陆之遥。
陆之遥假装叹气,任由他一口喝完牛奶抱过来,不由分说递给自己一个吻。
淡淡的奶香交错在一起,他恍惚在梦中。

几年前的旅行,最后一天临走前,张驰对着他告白。
没有玫瑰没有套路,小年轻握住他的手接着单膝跪地,有些磕巴地说了“陆之遥,我喜欢你”。
发音不标准啊张驰大大。
他张张口却发不出声音,惊喜和犹豫在大脑里打架。心里明白这样的感情能有回应实属不易,却还因为未来的举棋不定而惶恐着。
幸好两人都很莽,莽到他答应了他,他吻了他。
这才有了后来的故事。

张驰笑陆之遥当时脸上比自己的还红些,虽然事后他一直辩解是被热红的。
哭笑不得的张驰剥了颗糖扔进自己嘴里,拉下爱人的衣领嘴对嘴喂过去。接受投喂的陆之遥舔舔嘴唇,味道不错,加分。

而陆之遥的梦并没有结局。
他化身为的狐狸一直在奔跑,可能是为了找到心中的原野,它并没有停歇的意思。
他想,自己也不会停下来的。
而自己唯一比狐狸强的地方,是有人陪伴着一起前进。
“夫人夫人。”
他起身。
“来了。”

评论(5)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