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你的红尘,与我无关。”
活得像个小号一样的存在。
杂食,不推荐关注。
Rps有涉猎,也搞同人和原创。
称呼随意,喜欢评论。
万事胜意,于你,于我,于他,她,它。

练沉咩呱叽喵呜汪

© 练沉咩呱叽喵呜汪 | Powered by LOFTER

【E陆E】挽歌 7



“夫人,你没告诉他吗?”
“嗯,没必要。”
“……”

Mike并没有动桌上的茶,即使那是自己最喜欢的口味。“陆夫人你真的假的……”
“真真假假有什么区别?”陆之遥靠着沙发,耸耸肩就差真的瘫下去,“麦爷你有没有对这个棋局厌倦过?……反正我已经不想再继续了。”
他没怎么打理的头发翘起来,肉眼可见还有些分了叉,病恹恹地散开戳在肩膀上。
“这事我有分寸……”
“有分寸你就不会去碰那份资料。”Mike难得皱起眉头,“有分寸…你就不会让小绝去试探,要知道那的摄像头还是你自己安的。”
“张驰的到来打乱了你的节奏,老陆。”他也是难得放轻了声音,“你是在害怕吗?还是…不甘心?”
“……你只要知道他不会变成第二个当家就行了。”陆之遥推着快掉下来的镜架,目光在Mike身上绕了一圈又飘着看向门口。“麦爷,慢走不送。”

不出意料的摔门声,Mike大老爷连顶级红茶都没喝……但陆之遥知道他还会再来劝他。这不重要,至少对目前情况来说并不重要。
他起身倒掉了茶水,给自己打了管药剂,又跑去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才轻手轻脚地推开房门。

张驰还在睡,他把被子扯得皱巴巴的,一条白皙而肌肉分明的腿狠狠地压在靠枕跟被子上。嘴巴半张着甚至流了点哈喇子,大概做了好梦…也许是自己带给他吃的小笼包?
托你的福…我可是一夜没睡还给挚友追到家里逼供了一上午。
“啊…”
比他高一些的麋鹿探头拱了拱他的背,意是要他跟这个小哨兵一起休息。陆之遥抬头一督惊得困意都没了,有只困成麻雀团一样的鹰站在麋鹿的角上摇摇欲坠,他赶紧伸手捧下来理顺了毛,这才小声让麋鹿在地毯上窝下来,把睡着的鹰塞到鹿的肚子边上去。
怪不得夜里梳理的时候…没在精神图景里发现它。
合着是跑我这……算它有能耐吧。

其实这事要是捅出去了,小绝能从隔壁楼飞过来把张驰给就地解决。
精神体能从自家主子的精神图景里跑到隔壁去,需要两个默契值至少在95%并且相处两年的已结合哨向才能做到。
陆之遥跟张驰刚刚认识不过一个礼拜而已,出现这种情况……
可谓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但幸好没有急着拉人做检测,陆之遥揉着又酸又涩甚至还有些疼的眼角,扯散了发带,把人往边上拖了拖就顺着另一侧躺下。
午后的阳光照不进他特意定制的屋子,遮光布只留了几寸空隙给象征温暖的精灵,然而天花板上显现出的光晕依旧美得不太像话。

按照以往他是有闲情逸致坐起来摸出手机拍照的,但今天没有。
是哨兵的存在安抚了他紧绷的神经还是哨兵向导间天然的吸引,他不知道,他只想好好地拥抱着这个人,好好地替他把黑暗挡在身后,就像遮光帘一样。

总有人比他更快。
陆之遥躺下没几分钟张驰就转向他这一边,手脚并用地抱住了他。

呃…
陆之遥僵硬地伸手拍拍张驰的肩膀,然后是背。
无处不是紧绷的身体,意外地松懈了下来。
他干脆把人往自己怀里扒拉扒拉,就着抱在一起的姿势轻轻地拍着人的背。

祖母绿般明亮的眼睛终于是蒙上尘埃。黑暗的环境里他看清东西都吃力,只能凭感觉在哨兵的发顶印下一吻。算是对自己,对他,对基地里别的人的承诺。

“这事儿怎么这么多呢……”陆之遥自言自语了一会儿,终于是挨不住,睡了。

他依然没有发现怀里的人动了动,也没有感觉到嘴角一闪而过的温度。


Tbc.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