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你的红尘,与我无关。”
活得像个小号一样的存在。
杂食,不推荐关注。
Rps有涉猎,也搞同人和原创。
称呼随意,喜欢评论。
万事胜意,于你,于我,于他,她,它。

练沉咩呱叽喵呜汪

© 练沉咩呱叽喵呜汪 | Powered by LOFTER

【E陆E】挽歌 6


6.
“小绝,你跟老e来一场吧。”陆之遥乐呵呵端了杯可乐坐到塑料椅上,“正好来检验一下你最近是不是偷懒了。”
“别啊夫人,我不就是多打了会儿游戏……”小绝磨叽磨叽地踢着石子, 他偷偷看着张驰。新来的哨兵明显对这个地方很感兴趣,他早早就进入场地自行探索起来。
“多打了会儿游戏,嗯。”陆之遥敲了敲椅背,“‘steam本月在线64小时’,我还没算上你休长假的时候玩的呢。”
“可是现在是十一月了啊!”
“对啊,现在是十一月五号。”
“你看才五号!呃……等等。”小绝突然想到了什么,此时不要命地往训练场地里跑,“夫人我错了我错了啊啊啊啊啊啊!”

西区的训练场分为三类地形,沙地,丛林与河流。碍于条件限制,丛林里的高大树木大多是投影出来的,但河流的冰冷与沙地粗糙的摩擦感却是实打实的。按规模,上述三类又能再分成大小两种,陆之遥带着他们去的是小型沙地。这里不像丛林有诸多掩体,也不像河流地带有溪水的掩护,有的只是飞沙走石。大大小小的沙砾打到脸上生硬的疼,在这种环境下连细微擦伤都能让人抓狂。
而现在站在这里的,是两个刚成年不久,感官敏感度停留在峰值上的哨兵。
甚至有一个连为他调节感官的向导都没有,张驰上一次调节还是他刚来基地的时候。

陆之遥静静地看着两个哨兵对峙。
小绝的能力他心里有数,而张驰…却不同。揉揉太阳穴,他对新来的哨兵的了解仅限于电子屏里影印来的资料,调动仓促,他也没法抽空去拜访东区的同级leader。
“嗒,嗒,嗒。”
另一只手的指节轻叩椅背,清脆的声响倒是令陆之遥清醒不少。
他慢慢靠在椅子上,不自觉地紧了紧身体。

“我听说,你就是那个把东区搞得鸡飞狗跳一团糟的哨兵。”小绝蹲下来揉着自己的精神向导,狼小幅度地蹭了蹭他,一点点睁开红宝石一样璀璨的眼睛。
“过奖。”
张驰不以为然,他听这些夸耀听惯了,脸皮厚得很。
“那真是太好了。”
小绝笑得欢快,他左手向上一挥,“我正愁没人陪我玩呢。”
嗯?
“不用跟你面前的人客气。”他握着战术匕首,漫不经心地看着张驰,“或者我该叫你…DreamE?”
张驰终于收起了无所谓的表情。

两人几乎是同时出手,鹰啸划破长空,狼如鬼魅在尘埃中游走。胜负本该在分秒中揭晓,至少小绝是这么打算的。面对武力值看着就高于自己的对手当然是先发制人比较有用,诸如扔沙再绕后的强攻他不屑做,于是匕首挽了个花,变着轨道直捅人心窝,不出所料被对面硬生截住。狼尖锐的爪子划过布料刺啦一声,张驰瞥了眼,鹰本来在盘旋,收到主人精神暗示后突然翅膀一收,俯冲猛扎下去啄它眼睛。
“嗷!!”狼堪堪避开喙,重心不稳晃到地上。这本来是可以避免的失误,爪扒拉住粗糙的地面然后反身一个撕咬……但这里是沙漠地带,或者说,类沙漠。
人造环境很好地模拟着沙漠恶劣的气候,包括沙石。
还未回过神的狼正在起身,又给张驰一把土一拳头揍回了地上。
“……”
直觉让他迅速偏头躲开一阵风,匕首擦着后颈划出血痕。小绝没有再掩盖眼里的暴戾,手腕一甩弹出袖剑,按着张驰的肩膀愣是震得地上沙土四起。
“你失准了,小绝。”
他分神锁着着几乎顶到自己眼眶的刀尖,手掌再滑一下就是空手接白刃……
脑子警铃大作,一刹间似乎什么开关被打开,他膝盖一顶撞开小绝,夺过匕首,反把人带倒在地。
形式陡然反转。

“你们俩够了。”
熟悉而温柔的感觉,哨兵被握住手带着站了起来,他的匕首被抽走,焦躁的情绪变得平静。
就像,暴风雨后的海。

张驰看着另一个向导抱着小绝离开,他疑惑地回头,但不知为什么,连这个简单的动作都变得极其困难。
陆夫人……?

他再也撑不住,栽入黑暗之前似乎听到了谁的叹息。

Tbc.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