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你的红尘,与我无关。”
活得像个小号一样的存在。
杂食,不推荐关注。
Rps有涉猎,也搞同人和原创。
称呼随意,喜欢评论。
万事胜意,于你,于我,于他,她,它。

练沉咩呱叽喵呜汪

© 练沉咩呱叽喵呜汪 | Powered by LOFTER

【雷卡雷】礼物 5

更新。
还是很ooc。




"好久不见了卡米尔!"
"埃米。"他伸手拍拍友人的肩膀,难以想象一年前还是刀剑相向的敌对势力,现在倒是站在同一阵营了。
"……"红头发的小姑娘仍然躲在褐发青年身边,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艾比小姐,没事的。"嘴上虽然这么说,安迷修还是伸手将她往身后带了带,自以为的小动作被雷狮尽收眼底,"哼"字出口更是让红发少女往后缩了缩。
"大哥。"卡米尔轻唤一声,堪堪止住某人的不满。"那是非常时期,现在不是。"
他理了理衣角,边说边伸出手:"现在,我希望取得你们的信任,尤其是艾比。"
这关乎的可不止是他自己的命运,更是他大哥的。
"所以,你可以随意处置我。让你弟弟用怪力扼住我的喉咙还是请安迷修先生用双剑施以处刑……"余光看到了雷狮给气得发抖的手指,卡米尔轻轻叹气,握住兄长的食指轻按,"我保证不反抗,只要能取得你们的信任。"
"我说卡米尔,信里不是取得过了吗,我这里的信任。"安迷修舞出剑花又插回去,眉角上挑,盯着人身后的猛兽,"还是说,连我给的信任你都要再检验?那帕洛斯和佩利……"
疾风略过,卡米尔面不改色地望着剑尖,伸手握住指向雷狮的那头,"跟你们通信的一直是我,要求取得信任的也是我,何必跟雷狮大哥过不去呢,没有马的骑士先生。"
"真是败给你了。"安迷修赶在人完全收紧前撤回剑,天杀的他已经看到雷狮噌噌噌往上窜的怒火了。这年头的小孩太可怕了……
"埃米?!"少女的惊呼没落地便尴尬地掐断,埃米凑过去弹了卡米尔的额头一下,然后笑嘻嘻地站定。
"惩罚完毕。"
他笑笑,点头。

"喂,安没马骑士。"
"在下有自己的名字!"
"切,过来。"

卡米尔心有灵犀地带着姐弟俩撤走。

不出半晌,原本站的地方给两人打得地动山摇。

"雷狮在下现在和你是同盟关系啊怎么能打同盟!"
"我管你友军敌军,刚拿着剑指我跟我弟的是哪个没马的混蛋?"
"在下有马!……我道歉行吧!卡米尔又没出什么事!别打了地要塌了……"

卡米尔捏了捏手心,渗血的伤口已经涂了药,没事干,便摸着兔子看姐弟斗嘴。
"喂。"
一声压着不愉快的招呼,他没回头。
"哥。"
"哼,刚刚是给东西附体了?拿手去握开刃的剑?"
雷狮绕到他面前。
"卡米尔,胆子肥了啊。"
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连自己的命也开始玩了?
"肥不过大哥。"
这倒是。
不对,又给这小子绕进去了。
"唔。"
他丢开武器,按住人的肩膀吻上去。再锻炼增加肺活量也比不过他,很快卡米尔维持不了面瘫的表情,兔子识趣地跳开,好让小主人的手能摸索到雷狮的衣领。用力过猛而指节泛白,很快就因为缺氧软下去,从内而外透出淡淡的粉,卡米尔慌不择路去抓他大哥的脖子,以往是他撑不住了雷狮便会停,现在这样好像还真有把他弄窒息不可的态势。
脑袋发胀,手指打滑,而吻还在继续。
挠脖子的动作于雷狮而言就像奶猫软乎乎的爪子一遍遍地拍他脖子,没什么危险性,卡米尔软了身子软了手指,双眼迷离,下一秒要睡过去的感觉,他便开始舔人口腔内的软肉,搔弄粉嫩的牙龈,逼得人在昏昏沉沉里发出耐不住的喘息。
那也是进攻开始的信号。
他抬手解开碍事的衣服,将人慢慢按下去。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