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你的红尘,与我无关。”
活得像个小号一样的存在。
杂食,不推荐关注。
Rps有涉猎,也搞同人和原创。
称呼随意,喜欢评论。
万事胜意,于你,于我,于他,她,它。

练沉咩呱叽喵呜汪

© 练沉咩呱叽喵呜汪 | Powered by LOFTER

【雷卡雷】礼物 4

Minecraft 真的好玩,所以更新很短。
但是依旧ooc,我尽力了…真的。




雷狮是给自家不解风情的猎鹰的鸣叫声吵醒的。
一醒过来便感到胸口给压着,毛茸茸的,是挺大只的『兔子』。
卡米尔睡得沉,蜷缩在他怀里的姿势让他忍不住想捏捏脸,就像第一次看见时他做的那样。是因为自己的气息还是温度?总之平常连细微响动都能给惊醒的家伙,今天被捏了脸偷了亲甚至给按着来了个深吻才堪堪醒来,微红的脸颊昭示着主人的不知所措。雷狮揉揉这个倒腾到半夜的小孩,轻声道了早安。
说是躺着享受,雷狮给撩得也没享受到哪儿去。
他其实能看得见的,月光偷偷给了捷径,让他瞅见卡米尔脸上的隐忍和欲望,所以雷狮拉住人抽离的手,轻声耳语:"愣着干什么?"
"干您。"
靠。

虽说是一时兴起,但是那种偶尔躺着任他弟伺候的感觉真的不错,就是有点疼。他不着痕迹地揉揉自己的腰。被自己压着的时候,卡米尔也会这么觉得吗?
那下次可要好好回报一下他。

"大哥,在想什么?"
心灵感应,倒霉东西。
"没。雷鸣呢?"
兔子很应景地蹦出来,嘴里叼着没嚼完的草根,它不停动着鼻子,凑在雷狮脚边闻来闻去。
一把捞起兔子,他推开门,鹰立在门口的木质架子上,是天下第二忠诚的士兵——第一当然是跟在它主人身后的那位蓝眼睛人类。

"都准备好了,大哥。"忠诚度位列第一的士兵上前一步,兔子从他哥手上蹦到他肩膀上,接着打盹。
"嗯。"雷狮摸着猎鹰的翅膀,那里有一处隐秘的伤,现在覆盖着比周围更加柔软的绒毛——是曾经的毁灭带来的新生。
一如他和卡米尔。
远方乌云压境,过不了多久,细密的雨点将入侵这里。

"大哥。"卡米尔低低地喊了声,伸手握住雷狮的手。
他试着去握紧,反倒被人十指相扣,死死地握住。
是颗定心丸,是无声的承诺,是爱意与坚持。
是向死而生的觉悟。

烫金的规整的,草草写下的,想认真却写得乱七八糟的。
他雷狮的人脉远远超过了腐朽的大臣们,击垮只是时间问题。甚至一开始的逃亡也不必有,弱鸡直接踩死就好,但他就是乐意去观摩他们的挣扎,享受着给他们赢的希望又在最后置于死地的绝望。
"大哥,您心理变态。"
"别说得好像你不会感到愉悦一样,卡米尔。"
这倒是。他的血缘至深之人悄悄笑起来,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大哥。
嗜血的渴望是刻在骨子里的,他和雷狮流着相似的血,属于野兽的欲望,点燃只是时间问题。

所以,雷狮选在了这个雨季之后——也是卡米尔成年之时,开始猎杀。
鹰振翅飞向高空,发出尖锐的啸叫,北方的掌权者惴惴不安。
有什么,要来了。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