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你的红尘,与我无关。”
活得像个小号一样的存在。
杂食,不推荐关注。
Rps有涉猎,也搞同人和原创。
称呼随意,喜欢评论。
万事胜意,于你,于我,于他,她,它。

练沉咩呱叽喵呜汪

© 练沉咩呱叽喵呜汪 | Powered by LOFTER

【雷卡雷】礼物 3



手上是这个月最后一封信,卡米尔给猎鹰顺顺毛,喂了肉条,猛禽蹭着他的指尖乖顺得像只兔子——比如卡米尔怀里睡着的那只。
最近加急的消息比较多,只能麻烦这只跟着他们出逃的猎鹰了。
好在它跟的久,有些通灵性,两人跑出来不到三天雷狮就听见了熟悉的鸣叫,窝在卡米尔用草堆临时堆成的住所的兔子动了动耳朵,湿润的鼻尖动了动,继续睡。
卡米尔花了点时间给一猛禽一宠物养伤,万幸两只不同物种相处得还算和谐,他甚至看到过鹰给兔子梳毛,兔子哼唧着舔它的喙。
咿。
不忍看,卡米尔想这是妥妥的在养储备粮的架势啊。
他大哥哼唧两声翻了个身,背朝外——朝着卡米尔在的方向。在宫里的时候可不敢用这种睡姿,提防碗里的毒枕下的刀,末了还要提溜着卡米尔这小子,免得一不留神给宫里的恶犬叼走。
这时候还没人发现小动物们重现了当年的场景。
雨点子溅了一玻璃,淅淅沥沥的。从木板缝隙间吹拂进来的风刮着烛火,活像是工匠细细雕磨下变得圆润的贵金属。
下大了。
卡米尔坐在窗边,借着烛光悄悄打量雷狮的侧脸。
他现在有一个家了,和雷狮一起。
糟糕的天气并不能打乱思绪,没由来的好心情驱使着他凑上去,怀着敬畏喜爱还有别的情绪,去亲吻他大哥的眼睫,鬓发,耳廓,脸颊,最后,嘴唇。
这样的日子,摆在过去是想都不敢想的。
他拉低了帽檐,自己都没察觉到嘴角的笑意。
很高兴。
高兴得连他大哥睁眼了都没看到。
湿热的软物包裹住覆了老茧的手指,他低头,正和某人笑吟吟的眼睛对上。
"大哥,早。"
"卡米尔,你只想说这个?"雷狮挑眉,卡米尔看着他轻咬下的齿印,莫名地舔了舔凹下去的地方。
"大哥,甜的。"
"啧。"他哥少见地红了耳尖,半抬起腰去亲好弟弟嘴角,"乖,雷鸣还好吗?"
他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是说那只兔子。"还好,布伦达很喜欢它的样子。"
啊,岔开话题。
脸上波澜不惊,心里百花盛开。
这个比喻有点俗,但是。他盯着沉思的雷狮想了想,挺好。

"等冬天过去,我们就离开。"
给雷狮换药的时候他突然开口,带着十足的把握和底气。
"嗯,我会一直追随大哥。"
"就这样?"
雷狮轻笑起来,扯到长肉的伤口忍不住闷哼一声。
"还有这样。"他揉了把人精瘦的腰,毫无顾忌地舔上露在纱布外的软肉。
满意地换来他哥一声轻喘,他吹熄了灯。
"今天大哥只要享受就好。"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