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你的红尘,与我无关。”
只是一个讲故事的人。

Liz

© Liz | Powered by LOFTER

【雷卡雷无差】礼物 1

是复健,写着玩。ooc怪我。



卡米尔双手捧着有自己半个脸那么大的玻璃杯,小幅度地抿着酒。
奢侈的雷王星,连为小角色举办的宴会也用了如此排场。
也许是因为身份悬殊,所以即使能从不干不净的血缘里抽出一缕皇室血统,他的安全也是暂时的。
高脚杯被小心地捧回原处,盘里带血的肉块与突兀的绿色勾不起人胃口。卡米尔木着脸切下一块咀嚼,周围的大人们开始象征性地道贺,他礼貌地放下餐具点头回应。毫不意外,生辰当天的嘲笑也没有丝毫委婉,喝多了的绅士小姐们开始摇晃着身子说胡话,大皇子从开始便一直低沉地喝酒,三皇子今天一整天都不知去向,眼看着话题越来越偏,那些人的眼睛差不多喝的发直,他双手一撑站起来,绕过窃窃私语的侍女们径自离开。
用不着也许了。卡米尔站在窗前揉了揉肚子,和今天的吃食一样不堪的血统割断了他本有的可能。不知道是他们的话,还是空腹过久,导致恶心不断往上泛着,他蹲下,牙齿慢慢并拢,咬得铁锈味蔓延到胃囊,咬得印子覆盖住了旧的疤,再慢慢松开,站起来。
床铺冰冷,卡米尔想了想还是坐在靠墙角的那块,老位置,然后抱住枕头。
生日快乐,卡米尔。
他对自己说。

有人攀上窗檐,惊起眠浅的鸦。




"大哥?"他轻轻唤着,一只有力的手覆在发顶,揉了两下,"即使知道是我,也不能这样松懈啊卡米尔。"
雷狮笑起来,借着月光能看到上扬的唇角。像是林深见鹿,深谷鸟啼,他的心情顺着那翘起的弧度,应该是滑到了顶。
"您怎么来了,之前宴会没见到……我以为您…"
他默默望着雷狮。
只要一见到雷狮,自己的话就多得不正常。
他的大哥对此倒是不介意,继续蹂躏几下少年人垂在耳边的头发,心情很好,甚至想吹口哨。
"生日快乐。"
他乐得看自己的弟弟吃惊的模样,尽管只有一瞬间。
外界传说中的魔王殿下,所到之处鸡飞狗跳寸草不生,现在却从衣服里掏出只稍微变形的奶油蛋糕,终于是笨拙得像个正常的孩子,骄傲地捧着寻得的宝藏,献给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卡米尔今年也才十六岁而已,个子还没长开,自以为藏得很好的感情明晃晃地摆在他哥面前,比他用金币换的蛋糕还要纯洁。
也更珍贵。
"谢谢大哥!"饥饿感腾霄而上,卡米尔小口地咬着边角的奶油块,融化的奶白色沾上脸颊。饥饿过度的不适还有那些不堪的话统统抛到脑后,现在,雷狮在他身边。
没有什么好顾忌的。
"卡米尔。"
他抬起头,银色的光辉照在他的兄长身上,紫色的眸子里装着无数的星屑,是比钻石更闪耀的事物。
他呆愣着看着兄长放大的脸。
"啾"
啊。
咽下口中的蛋糕,心脏砰砰地…超速了。
被亲了。
他伸手去摸,似是被这一举动逗笑,雷狮又亲上他的指尖。
现在,摸着黑也能看到小朋友脸上的飞红了。

"大哥。"卡米尔低下头,小声嘟囔。"嗯?"他凑过去听,却给人一把拉住衣领。

奶油的甜腻比不上如此,应该稍微称赞一下基因吗,介于幼年和青年转变过程里的卡米尔,唇瓣是他雷狮尝过的奇珍所不及的,湛蓝的眼瞳像是天空,但现在映满的是自己。
雷狮贴到人耳边低低地吹了声口哨,不出预料,耳朵尖悄悄染上一抹漂亮的红色。

沉浸在情欲被满足甚至溢出的快感里的雷狮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亲弟弟,就在刚刚他愣神的片刻,眼里闪过的狡黠与,相同而更甚的欲望。

他的亲人,他的大哥,他的,恋人。
今夜月光为他加冕,卡米尔望着雷狮,银色虽说还不错,却不是最配他大哥的。
总有一天,他会在万众瞩目之下,亲自为兄长加冕。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