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你的红尘,与我无关。”
活得像个小号一样的存在。
杂食,不推荐关注。
Rps有涉猎,也搞同人和原创。
称呼随意,喜欢评论。
万事胜意,于你,于我,于他,她,它。

尘埃

© 尘埃 | Powered by LOFTER

【E陆E】挽歌6【哨向paro】

——一改2017.2.1 1:02 …………思维混乱没打tbc


6.
“小绝,你跟老e来一场吧。”陆之遥乐呵呵端了杯可乐坐到塑料椅上,“正好来检验一下你最近是不是偷懒了。”
“别啊夫人,我不就是多打了会儿游戏……”小绝假装磨叽地踢着石子, 他偷瞄着张驰。新来的哨兵明显对这个地方很感兴趣,这会儿已经进入场地自行探索起来。
“多打了会儿游戏,嗯。”陆之遥敲了敲椅背,“‘steam本月在线64小时——唉别撇嘴,我还没算上你休长假的时候玩的呢。”
“可是现在是十一月了啊!”
“对啊,今天是十一月五号。”
“你看才五号!呃……等等。”小绝突然想到了什么,突然不要命地往训练场里跑,“夫人我错了我错了啊啊啊啊啊啊!”

西区的训练场分为三类地形,沙地,丛林与河流。碍于条件限制,丛林里的高大树木大多是立体投影出来的,而河流的冰冷与沙地粗糙的摩擦感却是实打实的。按规模,上述三类又能再分成大小两种,陆之遥带着他们去的是小型沙地。这里不像丛林有诸多掩体,也不像河流地带有溪水的掩护,有的只是飞沙走石,沙砾打到脸上生硬的疼,和鲜血滚落到地上发出的沉闷声响。

陆之遥静静地看着两个哨兵对峙。
小绝的能力他心里有数,但张驰就不同了。他对新来的哨兵的了解仅限于电子屏里影印来的资料和那天打着玩的一架,调动仓促,他没更法亲自去走访东区的同级leader。
玄乎。

“嗒,嗒,嗒。”
指节轻叩椅背,清脆的声响倒是令陆之遥清醒不少。

他慢慢靠在椅子上,不自觉地紧了紧身体。

“你就是那个把东区搞得鸡飞狗跳一团糟的哨兵?”小绝边随意问着,边蹲下来揉着自己的精神向导的背。之前被张驰误认成狗的狼眯着眼卷了卷尾巴,舒服地发出了呼噜声。
“过奖。”
张驰不以为然,他听这些“夸赞”听得都快生茧子了。
“那真是太好了。”
小绝笑得欢快,他左手向上一挥,“我正愁没人陪我玩呢。”

几乎同时,张驰架起双臂格挡住闪现到眼前的狼,一胳膊抡开它又被小趁机绝扯过掀翻在地。他有些吃力地喘息,背部砸在地上令它他个人都难受得要命。小绝右手扼住他的咽喉,轻松得像个玩玩具的小孩。
小孩…可不会捏人脖子捏得这么紧。张驰挣着口气,左手一拍地面抓起细碎石子,照着小绝面门撒过去。

“靠!”
趁着小绝去揉眼睛的间隙他反扑回去,如发了狂的狮子,然而小绝嘴里嘀咕了一句什么就揉着眼睛迅速避让了过去。与张驰隔开一段不小的距离后他站定下来,眼角被他揉得通红而他本人却像不知情一样继续大力揉搓着。狼伸出爪子拽了下他的裤脚,有些不知所措地嗷了一声。

似乎是认为对面的人冒犯了小绝,狼有些不愉快了。它原本琥珀色的眸子染了血,红透如上乘的玛瑙石,懒散的神色退得干净,仅剩下追逐猎物的兴奋。
张驰的鹰突然出现在它背后,也不鸣叫,带起一阵风直冲着狼的正面而去。它识趣地在快到的时候偏过头,仅用利爪留下了一道深而疼的伤口,打了个旋飞回去停在老e肩上,。

“嗷!”精神体的悲鸣刺激到了它的主人,小绝捂着头,脸色惨白。他浑身上下开始散发出暴戾气息,震得张驰赶紧召回自己的鸟儿警惕地盯着眼前这个哨兵。
哨兵的暴走可不妙……等等,我怎么……
他捂住突突跳个不停的太阳穴,心率的异常让不详的预感陡然升起。

“小绝。”不知道何时陆之遥已经走过来,投射出向导特有的精神触丝,“他到极限了。”他快步走过去拥起栽下来的张驰。
“……我才刚热身完毕!!不带这么玩的!!”小绝哀嚎着,他感知到了自己周围逐渐升温的空气,他的狼蔫着窝在脚边上,方才的怒气大多跟着比试的中断烟消云散。
“找你家闻香去,乖。”陆之遥心里嘀咕着这小子怎么这么沉,咬咬牙打横抱起了体力不支昏过去的哨兵,“我先带他回去。”

“哇!徇私舞弊啦!夫人你不爱我了!”
他知趣地酸了几句,狼被他抱到怀里一起带走了,那道伤口纵然愈合得很快,也比不上它入睡的速度。


这小子。
陆之遥小声笑出来,抱着张驰的手不觉紧了几分。
察觉到了吗。

Tbc.

【躺】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