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你的红尘,与我无关。”
只是一个讲故事的人。

Liz

© Liz | Powered by LOFTER

【E陆E】Last night i miss u

应当感谢回忆——那是我曾经的幸福。



1.

老e会弹钢琴,这是早就爆出来的料,一首《Golden Sun Menu》被各脚本翻来覆去听了几百遍都不觉得腻。

有阳光的味道。某个第一次听的人这么评价,他嘴里咬着块苹果,毫不在意地继续敲键盘,和老e给人的感觉有点不太一样啊。

那是他好久以前弹得了不是吗,友人走了火,子弹擦着边飞过友军的头。跟现在走忧伤小清新线路的鹅不太一样啊。

他明知对面人看不到还是皱着眉头关掉游戏声音,你也是,当初要是好好说也不会有今天。

嘿嘿。他敲键盘的手指顿了顿,年轻嘛。

年轻……吗?
他发出去后想改,鼠标点了点还是移了开来。
他早就不年轻了。

嗨。

2.

陆夫人也不是那时候的陆夫人了。

他献给游戏的青春喔,还有跟找事的人硬肛的脾气,跟水泥窗台一样,被流水一样的时间磨得或只剩一块,或一块不剩。

关于收拾起自己的脾气这事还是得说到张驰,也就是老e。

陆之遥,也就是陆夫人,还在游戏圈的时候他憧憬过他,可能还间接成了他的脚本之一。

他忘了事实究竟是怎样的,依稀想起的细节构筑成的交集屈指可数,似乎自己也被那位关注着,评论转发大多会踏着点送到。

是深夜,他刚关直播,yy没退,挂在上锁的房间里听着对面的人轻轻的呼吸声。陆之遥在光纤这边慢慢屏住气,时间在这种时候总是被祈求走得慢些,而总也不得如愿。

“夫人?”对面难得正了正音喊他,“你不睡吗?”

“不困,我剪视频呢。”他自己都没察觉到地正了正坐姿,背微离了椅背,“你有事就忙去吧老e。”

“噢我没事。”对面窸窸窣窣了一阵,然后留下话筒的滋滋声。

“……”陆之遥极慢极慢地吸气,又小心地远离了话筒再呼出去,他点鼠标的声音轻到自己都听不到。

这样的小心翼翼使他回想起曾经的初恋。

……不太美好的初恋。

“夫人还在吗?”

老e的声音带着电流传过来,戳得他心口有些痒,“嗯嗯?”

“嘿我给你弹个小曲啊怎么样,夫人?”

这普通话一点都不标准。他想了想,没注意到自己牵起了嘴角。
“好啊。”

3.

张驰弹的时候他录了音。是不带一点停顿地摁下鼠标右键,跟他之后悬停许久才做出决定一点都不像。

张驰在上海租房的时候他捡了个时间过去玩,聊天打岔说到自己也想过来住,哪知那人低头沉默了一会儿居然答应了。

于是,一个彼此心照不宣的假期开始了。

陆之遥暂时搬到了张驰隔壁的客房,带过来的家当只有一台笔记本和一个麦。

“不直播?”张驰探头看了眼那人的背影,“这不像你啊夫人。”

“嗨我就提前体验一下老年人的生活。”他说得脸不红心不跳,镇定自若到连自己都信了。

“噢。”他的室友随手带上门回去直播了。

4.

生活就是这么戏谑。

他看着灌了两瓶果酒的张驰脸上飞起红晕,无不感叹地想。

张驰说直播效益不错,今晚喝点小酒庆祝一下。他在他背后张了张嘴,把“电竞选手少喝酒”吞回肚里,点头说好。

买回来的是果酒…可他还是醉得一塌糊涂。

陆之遥拼了命把他从麦克风前扒下来,直播差点被手舞足蹈的某人打开。张驰眼睛亮亮的,放在平时陆之遥肯定不敢这么看他,可今天,不是平时。

张驰顶着一张娃娃脸,白嫩干净却不瘦弱,一开摄像头被那声音与脸不符的反差萌捕获的粉丝估计得上千。他嘴里嘟囔着什么陆之遥听不清楚,可能又是打排位的时候的吐槽,或者,实力宠粉的言语?

下个瞬间天旋地转,他被醉酒的张驰扯下来摁倒在沙发上,那人家犬一样闻了闻他的颈窝,接着靠了过去,侧着脸听他心跳。


陆之遥心里警铃大作,他大概是中了僵直弹,一动都不敢动地瘫在沙发上。

“我喜欢你啊,为什么你看不出来。”
张驰眼角有点红,他吸吸鼻子,接着说:“你是真没看出来么?”

真没看出来就怪了。陆之遥在心里反驳,从第一次你弹曲子给我听我就知道了。毕竟我想这世上没有第二个人会日复一日地弹《Caro Mio Ben》给我听了。
他想说,但有什么堵住了他的喉咙不让他说。

他想说我也是啊,但我是先你一步的。我先一步知道你,先一步敬佩你,先一步心疼你,先一步喜欢你。

更是,先一步爱上你。

可是我怎么能说出口……

他们的未来布满荆棘,他们注定了不得长久。

这让他几乎停机的大脑里蹦出了一个悲伤的段子,大意是一人知己某日沾了点酒,红着眼角问那人为什么不曾爱上自己。

你为何对我没有过非分之想?
我何尝对你没有过非分之想。

陆之遥咬了下舌头逼自己清醒过来,他扶着张驰的肩膀坐起来,把他搂进怀里。

“……对不起。”他的声音闷闷的。

“对不起。”

他轻轻对自己说。

5.

“所以你和老e是真没一腿儿啊?”友人打字莫名快了起来,“令人遗憾惋惜唏嘘不已。”

“滚。”他利索地回了句,手上工作不停。

那件事发生了没多久他便找了个借口搬回家,张驰没说什么,只是陆之遥觉得那双眼睛里丢失了什么东西。

丢在了那个晚上。

住那的最后一天晚上张驰提议为陆之遥弹个小曲作饯别礼,他连连推辞愣是没有推掉。

张驰吹了吹落灰的键盘,摁下第一个音。

6.

过了没几年,张驰退圈了。

一代大神的退出总是叫人惋惜,有人提出来个离别的宴会,张驰难得没拒绝。

但陆之遥没去,那天晚上他关了弹幕直播到了两点。

过了一年零一个月,他也退圈了,没有聚会没有声响,走得倒是爽快。

他甚至没有告诉过亲近的朋友。

7.

“那天晚上…他给你弹了什么?”

“忘了。”

“一点都不记得?”

“一点都不记得。”

他在这边能清楚地听到友人的叹气声。

陆之遥上网查过那段旋律,翻墙也好挖坟也好,愣是没找到过。

那么唯一可能,就是这是张驰自己编的曲子。

陆之遥在一张空白的明星片背面找到了答案,那是用小刀刻下划痕,笔画间藏起的是少年时不能诉说不能触碰的爱恋。

“Last night i miss u . Only for u .”

那夜的月亮很美,我想你,可我错过了你。
这是一首为你而写的曲子。

陆之遥端详了会儿这张皱巴巴的卡纸,笑得很无奈。

那真的是一份美好的回忆。

但我好像不能永远停在那。

他把纸揉皱了,搓成一小团扔进垃圾桶里。


8.

有些事留个念想就好,有些事连念想都用不着留。陆之遥劝着自己又失恋了的朋友,眼底闪过一丝温柔。

比如说,他给我写得曲子我只听过一遍,可我到现在还记得。

那是比昂贵的珠宝还要宝贵的东西,也是我们曾经幸福过的证明。




END.
感谢阅读。

半夜啊,好冷啊沃日。

评论(7)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