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你的红尘,与我无关。”
只是一个讲故事的人。

Liz

© Liz | Powered by LOFTER

【E谷】触不可及 part one


1.

谷歌扯了扯领结,留足了空间给自己有些凌乱的呼吸。踩着的高跟下垫着的薄刀片是他刚刚差点滑倒的罪魁祸首,而清淡秀雅的妆容不过为他博得了几个不怀好意的眼神。

作为杀手进行活动的黑桐谷歌,为了接近目标被迫来了发女装play……好像还玩得不太成功。他嘴角靠着酒杯边缘,分了分神偷瞄着站在阴影里的人。

那人看着十分拘谨,周边围着一圈浓妆艳抹的女人而他无动于衷,静止的笑容倒是让谷歌看出一分无奈两分不屑来。他一身亮黑的绅士打扮,端着香槟的姿势无懈可击。

如果再观察细些,就会发现他装作无意飘过来的眼神。

谷歌笑了笑,嘴唇无意间又擦过杯沿,淡红的唇印浅浅印上去。

上钩了。

2.

“这位美丽的小姐,可否与我共舞一曲?”张驰好不容易摆脱了那群贵妇们的纠缠,暗自整了领带和衣角顺便从邻桌又拿了杯香槟端着,朝那位走心的“小姐”走过去。

“……”“她”不说话,单是抿嘴躲在杯子后面笑,一双棕眼睛好看的不得了。

“或许我的邀约还不够诚意,嗯?”他不由分说牵起“小姐”的左手轻轻摩挲几下,低头在手背上留下一个吻,“那么这样如何?”

“这位小姐,能否赏脸与我共舞?”

“小姐”歪歪头,悄悄放下了酒杯。

3.

谷歌被张驰——也就是他今晚的暗杀对象——虚握着手带入舞池中央。原本四散在舞池里的人识趣地揽着舞伴退到一边,更有甚者借着身位遮掩开始小声议论。

“……”
谷歌咬着下唇,故作镇定地盯着正前方的小提琴手。他被人握着的手手心有些出汗,被带上来跳舞可不在计划之内。

“跟着我的节奏来就好,小家伙。”
张驰的话擦过耳边,痒得他差点踩空,“小心点,宝贝儿。”

“…………”
下单的人为什么没有备注他的暗杀对象是个gay!!

谷歌带着歉意笑了笑,牢牢地把自己的感情摁在微笑之下。

4.

奏乐。

张驰揽住谷歌的腰际,带着不可抗拒的力道合上节拍踏出第一个音。谷歌被他带的有些踉跄,却也在几个小节后跟上了步子。

“♪~”
一个重音落下,谷歌分神的瞬间被某个吹口哨的家伙摸了把腰。他的礼服是定制的款,腰间有丝带交叉穿过留下的空隙,而他为了方便行动,并没有穿内层的衬衣。

靠。
谷歌僵着笑脸迎上强行半抱住自己的人,心里早已将他杀了千千万万遍。

“谷歌大大,这么沉不住气可不像你的作风。”张驰满意地欣赏着怀里人白了几分的脸,“你小时候可比现在可爱多了。”

“……先生,我想您可能是认错人了。”他顺着重拍踏出去,正中张驰左脚,“我对您…毫无印象。”

“也对,那时候你还小。”被重重踩了一脚的人满不在乎地搂着他继续舞着,“我原谅你的记性。”

“可我…没办法原谅你。”谷歌轻声说着,他暂时恢复自由的左手悄悄摸了匕首握紧,“好好珍惜你这最后……”

“Last but not the least.接下来,才是高潮。”张驰眨眨眼。

手风琴与小提琴带着洒脱的合奏萦绕在大厅上空,他摁住谷歌的手腕搜走匕首藏在袖子里,接着在他的惊呼声里带着他来了个旋转急停,恰恰好点在收尾的音符上。

“你……”
谷歌欲言又止,他已经看到红色把张驰的手腕那块布料染成深色。
“没事。”
他侧过来耳语,“你是在…担心我,嗯?”

“没有。”谷歌垂下了眼皮,不再说话。

在外人看来他们的姿势如同亲吻,于是有好事者带头鼓起了掌。

5.

张驰将谷歌拉进一间房里,锁门。

没有开灯,但也因此室内的人才能看到夜空中的星。

谷歌往窗边走了走,夜风有些调皮地吹起他耳边的碎发。

“很好看吧?”张驰站在他的身后。

“…不好看呢。”谷歌轻轻说着。



“唉,我其实很惊讶,”张驰也没管这会儿闹别扭的人,自顾自靠在墙边说着,“你居然会为了暗杀我特地换女装跑过来。”

“职业道德罢了。”

“那么现在坐在这里陪我吹风也算是职业道德的一部分吗,谷歌大大?”

“……”他悄悄攥紧了小刀,“你觉得呢?”

“我觉得不是啊,因为你杀不了我。”张驰大大方方握住了他搭在窗台上的手,“从工作上从感情上,你都杀不了我。”

小刀跌落到厚重的地毯里,闷声被浪潮拍打着海岸的声音掩盖掉。

“之前你可以说是不可触碰…那么现在呢?”张驰的声音里带了点引诱,他右手摸索着解开了谷歌固定外层衣物的绑带,接着是腰部的活结。

谷歌不说话,他沉默着让眼前人的手在自己身上游走,沉默着对待自己早已躁动不安的心。

“我好想你啊,谷歌。”张驰凑近了他的锁骨轻嗅着,发出近乎满足的叹息。

“…张驰……我也好想你。”他终于是遵从了自己伤痕累累的心,张开双臂拥住了眼前的人。

夜还很长。

Tbc.


(´・_・`)除夕快乐…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