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你的红尘,与我无关。”
活得像个小号一样的存在。
杂食,不推荐关注。
Rps有涉猎,也搞同人和原创。
称呼随意,喜欢评论。
万事胜意,于你,于我,于他,她,它。

练沉咩呱叽喵呜汪

© 练沉咩呱叽喵呜汪 | Powered by LOFTER

【E陆】修理师 2

这一修便又是三星期。

我闭门再不接待别的客人,三餐勉强用包子馒头应付。张驰看我这样估计有些不好意思,问了我四遍要不要他出去顺点吃的回来,我心动了——十动然拒。

他嘱咐我修的古瑟如果被真正修好,则需要上漆,上等的那种。

“你去帮我顺点东西…喏。”我扯过草稿纸唰唰划了几笔递给他,“到隔壁的文物修理厂拿点就成。”
他爽快应了,接下纸转头穿墙走了。

嗨呀。
我靠回椅背哼唧几声,背部和椅子一样上了年纪,吱呀吱呀一唱一和,倒是给狭小的房间平添上几分生活气息。
空气中浮沉许久的灰,此刻在我看来竟像是宫女们的裙角一般,上上下下飞舞着。

“他被我打发走了,您要是想,也可以出来了。”我垂下眼皮盯着桌角钟摆,“其实修的差不多了…就是…您那身衣服可能不太好看。”

“谢谢。”那人——或者说那瑟——也不回避,踏着浮在空中的点点尘埃走出来。他有副好嗓子,经过近百年的沉睡竟也没有半分损伤,清脆如珠落玉盘,甘甜如泉流入心,干净狠了。
他不再说话,只顾低头轻搓着自己的衣摆。这只瑟的质地本来就高,此刻除了没什么彰显雍容华贵的章纹外,那衣服就算摸着也能感觉到它不菲的身价。
对于化身为人,这人看上去好像没什么不习惯的。他绕着我的工作台这边摸摸小锤,那边拿起镜片对着细小螺丝看,完了还意犹未尽,站在我身侧默默地看我怎么把一条“黑绳子”给洗干净。

“嗨,小哥你老盯着我我有点慌啊。”我停了活计,手指快速往白毛巾上蹭了下,留下一道黑印子,“这是给你…呃,给琴做坠子用的缎子……”
他拿带了狐疑的神色瞅了眼我脏兮兮的脸,过了会儿退到一边,不知道想什么去了。
---
“嘿,嘿,你还好吗?”

妈的别晃…别晃……
我耷拉着的眼皮翻了翻,对上一个白脸。
日。

“啊…不好意思吓到你了…”张驰挠挠头,他作为灵体还没办法对现世造成过多影响,能帮我顺回上等的漆大概是极限了——但你至少做个想帮忙的样子来啊好不好?——我瘫在地上,刚刚被某人的脸被吓成了一坨咸鱼。

“嘿嘿,给你。”

“!”
我手脚并用爬起来,拿袋子的时候手上的灰蹭到了他身上,他竟也没露出太多嫌弃。

张驰拿来的只是一小袋,不过足够修补好他。我打了个哈欠,左右看了确定琴瑟小哥回去了,于是扒开窗户看着天空。
金色正一点点从天的外头渗进来,泛红的边缘撑起了新一天的帷幕。是个好天。
---
“话说回来,张驰啊。”我左右手交替翻搅起炼制好的漆与猪血料的混合物,难闻的味道让我反胃,不得不找点话题分散一下注意力。
“嗯?”他靠窗站着,像在发呆。
“你为什么…要修这个古瑟?”

看上去他愣了下,瘦削的背微微挺起来。

见他无言,我也不好再问,继而专心地看着那滩泥巴似的的胶体一点点变得透亮起来。


直到我把颜料混进胶里晕开、小心地给古瑟的一端铺陈上红蓝交织的流苏,他都未曾说过一句。

“你…拿这个给他坠上。”
张驰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炸开,职业道德使我捏得手心发汗才抓稳了瑟的边缘。
“啥…”我没好气得瞟了眼,他手心中央躺着块泛了淡蓝色的玉,朴素温和的颜色,倒是很配那个寄宿在古瑟里的人。
想到这我没由来地有些开心,抓过来用清洗干净的红绸缎子打了个同心结,端正地拴在古瑟的尾部。

“好了。”
我把瑟周围的东西清走,轻声说道:“您可以出来了。”

那日见过的人这次现身倒显得有些别扭,他提了提过长的衣摆,淡紫的发垂在耳畔,一双淡绿的眸映着沉甸甸的岁月,显着并不突兀的成熟。
“谢谢先生。”他朝我行礼,眉眼间透着笑意。
那腰间的玉,衬得他分外好看。

比那日好看多了。
我点点头,并不说话。

“……”靠着窗的好好先生等不住了,他硬着头皮走过来拽了拽这人的衣摆,被人瞪了眼,“呃……”


“噗。”还是紫发的人忍不住先笑出声,他伸手抓住张驰捏着衣摆的手摩挲着,眼里盛着一些说不清的东西。

“张驰,你等了很久吧?”

被点名的人抬头,眼底闪过惊讶——迎着他的是一个温暖的怀抱。

“嗯,我回来了。”
“久等了。”

“嗯。”

不知为何,我从大侠的声音里听出了哭腔。
兴许是错觉吧。
我默默背过身,窗外一轮弯月挂上树梢。
---
寄宿在古瑟里的男人叫陆之遥,和寄宿在古剑里的张驰是一对同性佳人的贴身器具。因为两物的主人爱好读书修身,久而久之便有了灵性,在世代变迁不知道多少个一千年后,还能凭着这残破的器物留个魂魄。

“我和张驰在这小住几日,甚是打扰了。”陆之遥带着歉意的目光扫过我桌上的小茶托。
“不打扰,不打扰。”我摆摆手。是真的不打扰…除了修你的时候我基本不吃不喝废寝忘食。

“有了灵力,我们倒是可以不再凭着这些器物了。” 他笑着说,“所以接下来我们俩打算去云游四海。”
“说是四海有些夸张……也就是到处转转去。”张驰突然冒出来伸手给陆之遥喂了块橘子糕,“会给你带特产。”

科科。我望着他俩肩并肩走出大门的身影,除了庆幸终于远离一对恩爱狗了外,好像内心徒增了些许寂寞。

Tbc.

这一断更又是三月……忙艺考去了。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