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你的红尘,与我无关。”
活得像个小号一样的存在。
杂食,不推荐关注。
Rps有涉猎,也搞同人和原创。
称呼随意,喜欢评论。
万事胜意,于你,于我,于他,她,它。

练沉咩呱叽喵呜汪

© 练沉咩呱叽喵呜汪 | Powered by LOFTER

【E陆E】挽歌1-2【哨向paro】

('ω')新的一年要有新气象!所以我来开个坑。

——2017.1.1 21:53 一改


1.


“叮。”

电脑读取完毕的声音刺开空气,荧光屏闪烁着,冰冷的光印在操作者的脸上。那个人大半身都隐在黑暗里,吝啬地露出微微颤动的鼻尖和黑色镜框的一角。

他打了个哈欠,视线陷入片刻模糊复又清晰起来。

确认屏幕里的资料牢记在心后,他站起身,顾不上揉一把自己咯吱作响的脖子转便大步走向落地窗前。

窗帘厚重,拉开后便昭示着新一天的降临。

他难得放任自己享受着N市安静的日出。以往这个点应该是出任务回来后补觉的时间,而现在,通宵了一夜的身体除了一点疲惫外,留给他的是仍旧无穷的精力。


2.


“早啊麦爷。”

“早。”

塔的收编负责人依旧提早了半小时到岗就位,碍于专注着手上的资料夹,他只来得及给向自己问好的同僚一个仓促的回应。

今天有个极其麻烦的哨兵会被送过来。

他回忆着昨天傍晚谷歌发来的简讯——那一屏的字符在他眼里都藏着那只狐狸不怀好意的微笑——,谷歌不会说大话,虽然偶尔对同伴比较苛刻,但关键时候还是很靠得住的。

特别是非常时期。


大门被打开发出了一阵闷响,他下意识看过去,一个哨兵被簇拥着,顺着他的目光进了门。


那哨兵肆无忌惮地放开了自己的威压,惹得来来往往的人们驻足下来,原本的小声交谈在他的目光到过之后尽数消失。麦克站起身,迎着来者的不善目光:“埃德蒙先生,久仰大名。”

“嗯。”

“埃德蒙先生”微微点了点头,接着他又上前一步,眯着眼看向这位金发碧眼的前台服务生。

长得还行,就是是个向导。他微不可闻地啧了声。远远看着还蛮像一个强者的。


离得近了,麦克才发现这人比自己还高些,穿着松垮的休闲服和普通的球鞋,透过衣物他能隐约窥见被遮掩住的发育良好的肌肉,以及萦绕在哨兵周身的淡淡的荷尔蒙。握手时麦克注意到哨兵手背的皮肤上有浅色的疤痕,手指指腹还留着常年握枪留下的茧子——可惜只有几秒。如果时间允许,他还能看到更多。

然而两人接触的时间不过一瞬,下一秒钟他已经感觉到空气被撕裂,拳头擦着他的脸颊打过来,却是硬生生停住在眼前。

有谁用了精神暗示。他嘴角微微勾起,伸手轻轻握住那只拳头,逼迫眼前的人放下去。


“你是嫌在东区拉得仇恨还不够多么,老e。”


张驰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外号着实愣了一下,接着迅速撤回拳头垂在身侧。


麦克侧身给后头的人让了个位子。来人也不客气,随手拿了桌上一块饼干扔嘴里叼着。他头发紫色微卷,因为有些长,故拿黑色皮圈松垮地扎了个小马尾坠在肩上。此刻他仍旧一副懒洋洋的样子,笑嘻嘻地回应着张驰看过来的眼神。

这不是他印象里的向导。

在张驰的印象里,即便现在停战,即便不少人都出书发声捍卫向导的权力,但在这个拿武力说话的小型武装基地里,向导仍旧被看做柔弱而需要依靠的对象。


“唉,按剧本的话你应该感谢我啊。”他摊手,“要不是我,你们现在已经被麦克打成筛子了。”

似乎是为了应证他的话,麦克很配合地收了手,一堆子弹叮铃咣当的落地声响得叫人胆战心惊。


“我说大伙,浪费金贵的早晨可不在我们这的规矩里。”懒洋洋的声音又响起来了,它的主人用有些欠揍的语调半开玩笑半当真地驱散了围观群众,“各位该干啥就干啥去吧,别在这看几个辣眼睛的跳梁小丑表演了。”


“靠,你才跳梁小丑!”有个沉不住气的人炸了,他箭步窜上前就开始出招,贯彻了拳拳到肉的宗旨倒也打得是虎虎生风,然而在旁人看来,此刻他就像个神经病一样在恶狠狠地胡乱打着空气。


“精神具象化暗示,嗯?”埃德蒙挑了挑眉,“但这人不是我带出来的。”他指着被麦克一下就放倒在地的家伙,“我带的人没这么菜……”


“姓名张驰外号老e神狙埃德蒙性别男,年龄十六属性哨兵,爱好收集枪支和狗牌,可能还有逗猫。”倚着前台桌子的人转而叼了块酥油饼慢慢咬着,他看着面前的人瞬间写满惊愕又故作镇定的脸,觉得心情好得异常,“我还知道你家精神向导是只鹰,白翅尖金鸟喙……还是说你需要听听自己的三围来确认一下我说的对不对?”

“不要。”张驰回答得斩钉截铁,“限你一分钟内告诉我收集我个人资料的目的,或者我们法庭上见。”

麦克听了轻笑起来,“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要告我们的准首席向导……”

“咳…别紧张,我这不过是为了好好了解你嘛。”那人的语气快得令人咋舌,急匆匆地带过了麦克说的话,“我是你来到西区后的负责人,陆之遥。欢迎你,张驰。”

“……”老e看了看一并递上来的豆浆和小笼包,任由“准首席向导”五个大字从脑中飘出去,然后沉默地接了过来。

“那么接下来就由我带你参观一下这里,顺便,你的朋友们将被分到不同的人手中进行训练。”他耸耸肩,无视了那群人大眼瞪小眼的尴尬场面,“别那么伤感啊,能分到一个区,至少意味着以后还是能见面的不是吗?”

麦克笑够了又尽职尽责地念了分配名单,临走前不忘塞给陆之遥一个新的资料袋。




张驰觉得人生有些过于跌宕。

上个五分钟他带着同伴站在大厅与接待员对峙,下个五分钟他却收了人家请的早餐,叼着个豆浆吸溜着屁颠屁颠跟去参观基地。


他从常年温暖的东区过来,一时适应不了这里的气候。冬日的冷深入骨髓,哪怕他按着前辈的叮嘱把自己裹进一层又一层的衣物里,那冷仍能穿透布料,直直地刺到心里去。

于是当陆之遥带着他从大厅穿过透明长廊走到训练场的时候,老e的思绪还冻在冰里。


“冷吗?”走在前面的人冷不丁问了句,他叼着豆浆说不清话,又不肯把豆浆抓手里好好回答,于是支支吾吾了一阵。没等到第二个问句,他有些瘪瘪嘴,然后一个热源带着一人高的阴影突然贴了过来。

“我家小麋,认识一下。”陆之遥在玻璃门前站定等待扫描的红灯暗下去,“她很乖,你可以随便摸随便揉。”

老e试探着摸了把鹿的脖子,得到了小生灵温和的回应。于是他把喝完的豆浆袋子扔了,紧紧地抱住成年麋鹿的脖子。


等待的时间有些长,却正好够把双手捂热。他愉快地摸着那些深褐色的毛,没发现自己的鹰也冒出来,睁着黑豆般的眼睛蹲在自己肩膀上。


还是个孩子。陆之遥小声吹了句口哨,两个都是。

所以天知道那完美的出勤记录是怎么做出来的。他偷瞄着和精神向导们玩得正开心的哨兵,愉快地加厚了精神屏障。

Tbc.

感谢阅读,以及(´-ωก`)晚安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