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你的红尘,与我无关。”
活得像个小号一样的存在。
杂食,不推荐关注。
Rps有涉猎,也搞同人和原创。
称呼随意,喜欢评论。
万事胜意,于你,于我,于他,她,它。

尘埃

© 尘埃 | Powered by LOFTER

【M12M无差/偏粮食向】无关风月

/有些感慨扔在最后…不喜的朋友看到Fin.就可以右上角了w


“12,你这里程序装错了,应该这样这样……”

他猛地醒来。
电脑没关,风扇嗡嗡不停。
蛮吵的。
翻身坐起来,他的左手不自觉寻到桌子角上。
嗯?
没有烟,也没有打火机。他挠头,放哪儿了呢?
厉害了,当家的你的记忆力。弹幕机械着刷满脑海,他只觉得好笑。
---
找到了。
叮。
---
12没见过Mike,一开始没有,在那个只喊麦扣的时期也没有。
现在?更没有。
但就是梦见他了。
烟灰都落了。他呆呆看着烟灰落下去,黯淡的红片刻间消失在地板上。
虽然没见过,但直觉跟他说:那是Mike,你曾经的团队里的二当家。
妈的。他想得有些出神,烟灰尽数洒在地上。
又要挨Aumi骂了。
嘿嘿。
---
人家叫Mike,不叫麦扣。他笑着指出这个被自己遗忘多年的问题,对成爆炸状放射出的弹幕见怪不怪。
是吗?他自己问着自己。
我跟Mike处朋友的那段时候,是因为他跟小黑很像呀。他仰着头,手下动作不停,屏幕里哪个角色收了自己人头画面又怎么变成黑白,甚至连机械的提示音都没注意。他们俩…都差不多的人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不知道是谁先远离了谁,然后就这样了。

就这样了。
真就这样了?他又问自己,回神了才记起来骂自己烦。
妈的,一大男人扭扭捏捏问这问那的,搞什么东西。
他鼻子突然就有些酸了,吼了声我操你爸爸的又要打喷嚏了,扯过纸擤鼻涕。
弹幕嘻嘻哈哈刷过去稀稀拉拉的2333333。
---
他也有怀念当年的时候。
无论是一开始被黑成狗的自己,集结成的团队,失言说出的话……他还是怀念着的。
那时候唱歌他总也不好好唱,认真唱了又怎样呢?能做什么呢?
他总是刻意地把自己定义成一个丑角,打岔笑骂现实的不公,到头来成了别人茶余饭后的只言片语,或者被某某录了音到处扔着玩。
是习惯了吗?他不明白,抱着自己拖鞋玩的狗也不能给他答案。有段时间他觉得自己不像自己了,又说不出来哪里变了。
认栽后他把身边人能赶得都赶走,赶得远远儿的,赶不走的只能任由他们跟过来瞎玩。去他娘的坚守初心,一顿猛摁,他又在人群中被收了人头。

Mike和小黑都是好人。他以前没事就会去骚扰这两个家伙,更甚者还拿着被某些女观众yy的同人图去逗他们。然而他们不闹也不生气,好脾气地跟着他一块瞎搞,偶尔还真发个围观群众眼里的糖娱乐娱乐。
然而那些都是过去式,现在进行时里出现的,是比现实距离还要长的分别。
函数图像看过吧?就像那个像渐近线的玩意,具体什么忘了…就那个,有几个交点后再也没有交集的东西。
---
12偶尔会去看看Mike的直播,在他能起得来而且Mike恰好在直播的早晨或晚上。
他不太懂美国时间或者美国作息,明明是黑夜的地方他的Mike居然还能生龙活虎地开着团跑去推Boss,也是很厉害。
他看不懂糊了一屏幕的英语,也懒得看。反正Mike很棒,他知道,其他人也知道。
曾经有段时间,他知道的关于Mike的事比别人多得多,现在他还没道长知道的多。啧。

他在梦里看到的人没有同人图里的金色短发和蓝色眼睛,也没有苏到爆炸的笑容。
他看到的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人,架着眼镜带着青色眼袋的瘦高男人,侧脸的棱角分明,嘴角微微下倾,满腹心事的一个人。
---
他突然就叹了口气,起身挂上qq把对几个人的隐身可见都关掉。
是该醒醒了,12。
他靠着椅背,那玩意又发出嘎啦嘎啦的声音。
---
有人经过,说,你好,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有人离开,从此不见。
有人仍在,说,他是我兄弟。
管他的。
生活还是老样子,傲娇着不给你好脸色看。
然而生活还是得继续,无关风月。
---
该直播了。

Fin.






一直一直不敢去写这个人。他太过真实了。
12年到14年,有好长好长一段时间,我迷恋得无法自拔,就差真的因此通宵或者别的什么了……你懂的。
写这篇文的契机是他说的话,触动了我内心的某些东西,加之看某电影有感,便有了这样一件……东西。
似乎我追逐的东西注定会以悲剧收场,然而却不能算是一个悲剧。历史有他的必然性,这话说得不无道理却也没有道理。
阅读理解做得差劲,老师说我过度解读人物,我给自己下的诊断是重度妄想症晚期。剖析一个人实在有趣,但我有个毛病,剖析了一半的东西往往会丢一旁去剖另一个。他是我第一个喜欢上的真实存在的人,不属于爱情也不属于别的什么,单纯地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合我胃口而喜欢着。
他唱得歌我能循环几天,视频能反复刷个三四遍,这不能拿来炫耀什么,因为总有人比我还疯狂,疯狂是比不到极致的,只能让人丧失理智。
重回来说视频和歌。我一直坚信他不搞小动作,演出效果浑然天成,大家都好好的,和他一起打游戏的人都是好人,所以对团队里每个人的喜爱变得顺理成章,沉浸在小小的温柔乡,或者说幻想乡里不可自拔。
然后我看了直播……好吧无论他怎样做,给我的感觉都是“哇这个人好厉害啊好棒啊”……我大概是没救了。
现在回头看看,才能发现一些看似无厘头的伏笔,以及种种因素直指的未来。
B和M的离开我竟是有过这样的预测的,却也仅仅限于曾经的文里。
当年那个说着陪他一起走的我,现在成了个跟着别人一起走的我。当初的承诺可能一个都没实现,也不知道这个人看到这里会不会觉得好笑,还是说一脸我就知道,然后喝杯水抽根烟。

然而,生活还得继续,既然你没死,那这该死的生活还得继续下去。
有些悲哀的事实,我们大概不能不去接受。
接下来怎么走?
大当家。

评论(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