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你的红尘,与我无关。”
活得像个小号一样的存在。
杂食,不推荐关注。
Rps有涉猎,也搞同人和原创。
称呼随意,喜欢评论。
万事胜意,于你,于我,于他,她,它。

练沉咩呱叽喵呜汪

© 练沉咩呱叽喵呜汪 | Powered by LOFTER

【E陆】修理师

我是个修东西的。至少我自己这么认为。
有些人不这么看,他们觉得我是个神。破碎的瓷器断成两节的手杖,质地糟糕的白玉翡翠,甚至早就失了光泽失了铜性的青铜器,到我手上后总能修得完好如初。
我自己也觉得怪异。
都是碎成渣了的模样,比衣衫褴褛的乞丐还衣衫褴褛,这样的物什抢救性修复后,还有珍藏的意思吗。
毕竟这些东西,可是连魂魄都不在了的。

然而我还在干这行,到今天都是。
---
是有个怪人催着我这么做的。
呃,或许不能称之为人?算了。
他是从一把锈迹斑斑的剑上冒出来的,破布衣衫,颇有我小时玩得游戏里大侠的感觉。
这个大侠还比我高不少。
“看啥看。”
大侠靠着墙,斜看过来,“快修快修,老子这身衣服太他妈薄了。”
我惊愕,却也没说什么,看了眼他便低头继续手上的作业。
剑尾部的穗条黑的快成碳了。我双手各托着剑身前后两端,轻抬起来,凑到灯光下看。
是薄,而且薄得成渣了。
我抿嘴,捡了小刀比上去。

这一忙就是到黎明。
动动脖子,嘎吱如生锈的机械齿轮转动声间或响起来。那位大侠不见了踪影。
兴许是睡着了。
---
剑修得很快,没两个星期就好了。
最后一次看到大侠的时候,他整整自己的袄子,说了这么些天来的第三句话。
“很暖和。”
他突然朝我抱拳,随后消失在空气中。
---
这一不见就是三个月。
期间我断断续续又修了些器物,却没一个像那把剑自带大侠的。
夜深人静,我坐在桌前也会发呆,想着没跟大侠说话呢,人就走了,这辈子还指不上能再见一次。
唉,怪可惜的。
“可惜啥?”
熟悉的声音突然响在耳边,吓得我抖了个机灵。
大侠笑嘻嘻地抱着个大家伙,站在我背后瞧着。
“拜托你个事儿。”他小心地把大家伙放下,布料摊开,里面裹着一块长方形的黑色物体。
“这是…我朋友,嗯。”他耸耸肩,用力抽抽鼻翼,“他出不来了……”
是古琴瑟。我蹲过去,用指腹摩着它的轮廓。但……比大侠寄宿的剑还要破。
抬头,正对上一双满怀期待的眼睛。
我摇摇头,又点点头。

“谢谢你。”他衣服的褶皱松了下来,连带着原本严肃的表情。
“不管能不能行,我想我该给你一点回报。”他认真地看着我,“我把我的名字告诉你吧,这样你以后要是遇到难事,喊我就成。”
“我叫张驰。”
别咒我啊小伙子。我笑起来,点了头算是表示知道了。

一张一弛(驰),文武之道也。

这名字起的,还算有些水平。

Tbc.

遥遥无期的更新…
糖吃到饱,抑制不住洪荒之力了。
是个文物维修师傅与俩文物之间的灵异故事,算是比较奇异的题材。
试试看咯。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