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你的红尘,与我无关。”
只是一个讲故事的人。

Liz

© Liz | Powered by LOFTER

【E陆】梦呓 6

6/ 线

每天的梦境都在变换,每天的变换都让陆夫人的心思又绕了绕弯子。

每一个梦境都有老e的身影,就像一根红线兜兜转转,指引着他往答案走去。

今天,老e早上去觅食后就再没回来过。
他抱着那沉甸甸的盒子靠在树根处,呆呆地看太阳从河流那头升起,然后升到树梢。

陆夫人觉得老e不会回来了。
证据是空气中渐渐弥漫开的血腥味。
他顺着摸过去,看到了一块深褐色的布料。

老e的皮外套就是这个颜色,他想。比他瞳孔的颜色深一些,但这并不足以证明老e死了。
真正能说明问题的是地上散射型的血迹,未干,还有些沾到了陆夫人自己的衣服上。

这样的冲击力……
他蹲下来把盒子放到地上,闷响里混了不清不楚的黏稠声,叫人恶心的液体流了出来。
……就算是活人,也会被碾碎吧。
他的双手不自觉地握拳,垂在身侧。

线索就这么断了。他有点难以呼吸,不敢相信的诸多假设之一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发生了。
一个对他的过去很重要,对他的现在很重要,可能对他的将来也很重要的人,就这样消失了。

刹那间的事。
凌厉的风呼啸而来,快而简单地在他脸上留下了几道口子。血如断了线的珠子不断下落,陆夫人抬手对着风来的地方给了道束缚,一个黑影掉下来,狠狠砸在地上。

妖精,风系二级的。他皱眉,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小家伙趴在地上恶狠狠地瞪着眼前这个高大的家伙,扑腾了两下还是作罢。

“你有没有见过一个褐色头发的人?”陆夫人弯下腰比划了两下,妖精没说话。
“嗯……”

“他往森林深处去了。”被松绑了的妖精抖了抖胳膊,不情愿地抛下一句话后隐去了身影。

“傲娇的小东西。”陆夫人笑着给自己刷了个治愈术。


森林意外地安静,只是地上有凌乱的灌木和落叶,以及被踩踏的浆果。
准是老e干的。他叹了口气,继续往前走。
树叶越来越厚实,挡住了正午强烈的太阳,也使他前进起来更为艰难。

似乎是专门为他准备的地方,一块不大的空地,够一个成年人勉强躺下的大小。
陆夫人走过去,此时太阳西沉,橘红色的光芒悉数漏下来,正好铺在他面前的空地上。

他站过去,心想是不是等会儿能邂逅什么厉害的精灵,或者找到老e。

然后他看到了火海。
确切地说,是梦境里的那片火海。
有两个人互相搀扶着往这里走,其中一个拖了个巨大的黑盒子。

他愣在原地。
记忆如潮水般涌上心头。

这根线,终究还是连上了。

Tbc.?

可能不会有后续,因为脑洞过大的作者开始着手另一个paro的文了……
今天混更了,对不起大家…主要是做了个视频…很累。
用的主题是 线 。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