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你的红尘,与我无关。”
活得像个小号一样的存在。
杂食,不推荐关注。
Rps有涉猎,也搞同人和原创。
称呼随意,喜欢评论。
万事胜意,于你,于我,于他,她,它。

尘埃

© 尘埃 | Powered by LOFTER

【E陆】梦呓 5

/5 人生七苦
陆夫人做了个火红色的梦。
是战场。
火焰漫到天边,刀枪碰擦的声响令人心惊,他透明的身躯被来往的人用武器刺穿,有的人也被连着刺进心脏,栽倒在地不再动弹。
他挪了挪步子,天边的山脉也红成一片。但那是太阳光染红的,不是血染红的。陆夫人有些难受,又有个人在他面前倒下,脖颈处的血喷溅得到处都是。
有谁在那里。

是谁呢?

黑色剪影隐约看得出是两个人,其中一个被另一个搂着往前走,那人挥动着巨大的剑清理道路,不时停顿一下去安抚怀里的人。

是谁?

他想走过去,脚底却如生了根一般动弹不得。

他们走近了。
他的瞳孔骤然放大。

他们走过来,越过透明的他,继续走。

陆夫人醒了。他抬手挡住照射下来的阳光,眼角略微的酸涩让他有些难受。
最近的梦境愈发真实,他差点儿就当真了。
也快了。他歪头看了看周围,老e的剑扔在旁边,估计找吃的去了。
于是陆夫人站起来,在前面不远的溪流边跪坐下掬水洗脸。
每做一次这样的梦,他都觉得自己离真实进了一步。

有的时候陆夫人会思考人生,思考别人不怎么会想的问题。比如人这一生物的本身。

生老病死与哀怨情仇,或许还有悲欢离合,这是他所了解的吟游诗人最拿手也是持续时间最长久的主题。他们借题发挥的本事可以比得上摧毁古城堡的巨龙,而唱词更新的速度则让他回忆起孩子们午饭时候的狼吞虎咽模样。

艺术于他们,他们于艺术,可以说是毫无概念,有什么就唱什么,信手拈来总好过磕磕绊绊地谈论大道理。没有人定规矩,估计也没有人会去遵守规矩,于是吟游诗人的职业队伍得以壮大。

有段时间可以说是铺天盖地了。从镇里小道的一端走到另一端,你的耳朵绝对会被数十种形态各异的小调塞满,可能有些毫无章法,可能有些令人神往,但那都过去了,对于走出小道的你来说,现在应该听听别的曲子了。

有人说疯子都会唱那么一两首歌,尽管他不懂。但我们谁又能说自己懂呢,从出生望向死亡,我们每个人都在经历这个过程,又好像脱出了这个过程。我们之中有人将自己的一生写下来,有人给它谱曲,有人唱出来,有人借着它的主题继续发挥……

生命在这样的循环里被看做无限,而无限的循环里是否能找到生命的尽头?

“陆夫人。”
老e小心地唤着他的名。这个人在原地发呆,看着对岸的不知道什么东西呆呆地坐了好久。

“嗯?老e你回来啦。”他惊觉失态,连忙站起来抖了抖衣服上的灰尘,“啊我可能是还没睡醒……”

没睡醒的夫人好像很…可爱?
想了想他转又正色道,“报告夫人,早饭已经准备好了。”

“嗯。”
陆夫人跟上去,脑海里一遍遍重现起梦境里的情景。

扶着陆夫人的老e眼中的凶光,是现在他所同行的人眼中所不能有过的。

钥匙果然是在你身上啊,老e。
他的叹息只有自己能听到。

Tbc.
这章扯淡用……
题目是 人生七苦 。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