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你的红尘,与我无关。”
活得像个小号一样的存在。
杂食,不推荐关注。
Rps有涉猎,也搞同人和原创。
称呼随意,喜欢评论。
万事胜意,于你,于我,于他,她,它。

练沉咩呱叽喵呜汪

© 练沉咩呱叽喵呜汪 | Powered by LOFTER

【E陆】少年


中二时期的少年做什么都带着一股拼命的气势。
张驰默默地看着不远处被一群人围殴,眼镜都被打掉了的家伙。

张驰自称是摆脱了中二期的高冷少年,其实也就那样。他比同龄人高许多,但不意味着瘦弱。每星期至少两次的健身,腹部、臂膀初见轮廓的肌肉,又在一个散发着荷尔蒙的年纪里,他有站在高处俯视他们的权利——尽管这摆脱不了中二,但他觉得不中二。
好吧,扯远了。

那个小个子,张驰在街机那见过他打拳皇。肉肉的小手握住控制键后就像换了个人一样,小个子来不及擦鼻尖的汗,微胖的脸颊悄悄鼓起,屏住呼吸后来得一阵操作让张驰忍不住在心里叫好。
太痛快了看他打。
几次了。他犹豫着走上前问他名字,可能还要握个手。他盘算着,看着小个子打完游戏窜进人群里,如同灵活的鲤鱼在植物的根茎中穿梭,眨眼就不见了。

遗憾呈几何式地往上叠加。

今天让他等到了一个好机会。

小个子跟一群比他大不了多少——但比他高——的人起了争执,火气蹭蹭上涨让他直接动起了手,不出意外被揍翻在地。
再来!
他一个挺身蹬开围上来的人,没站稳就对着最近的家伙招呼了一拳。那人轻松躲过,就着伸过来手臂给拧了一把,不断冒出的虚汗快把衣服都弄潮了。
真他妈疼。
他摇晃着站住,眼前黑白闪烁好比电视机的雪花屏幕。

没有时间思考。

有人从背后踹了他一脚,踢得他腰椎那疼得要裂开,他刚转身又被另一人揍了一下肩膀。
这一下狠得直接令他跪趴下去。真是可惜了不在游戏里,不然怒气槽满格的自己就能放个大招轰死他们了。小个子这么想着,双手护住脖子勉强挡着那些人的拳脚。

“欺负弱小可不该是你们做的事啊。”
张驰微笑着把喝完的易拉罐捏扁丢到一边,活动着手腕走了过去。


小个子醒过来的时候头枕在一个软乎乎的东西上面,他的眼皮有点肿,眼镜又被打掉了,看不太清东西。

“别乱动啊你。”
有个声音从上面传过来,“嘿,我大腿都要给你枕麻了。”

“……”
他使劲往下压了压。

“疼啊喂。”张驰揉了把小个子的头发,“你都是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吗?”
“……”

“不说就算了,别乱动啊,给你上药。”
张驰用棉签蘸了点儿紫药水糊在肿胀的皮肤上,又轻放上俩涂了药膏的棉球,拿绷带一并固定住。

酒精棉碰到擦破的地方时小个子轻轻哼了一声,然后猛地咬住下唇闭上眼睛。
“嗯…是有点疼。”张驰挠挠头,把左手伸到他嘴边,“忍不住就咬吧,别咬嘴了都快出血了。”

“……”别看个子矮,劲儿还蛮大。
手上多了一排牙印的张驰咬牙切齿地继续给他包扎。

“好了。”他扶起把自己手当发泄工具的小个子,“嗯,打不过就跑,你麻麻没教过你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吗?”

“没有。”眼前的人乱哼哼,一刻不停地打量着四周。

“这我家。”张驰蹲下来一把抱起了他,“带你回去,还是在我这过夜?”

“别把我送回去!我妈会把我打成灰的!”那人立刻紧紧抱住张驰的脖子,抖得跟枪口下的鹿一样。

“嗯好,”张驰轻轻拍了拍他的背安抚着,“告诉我你名字和你家里电话吧,给你家人报个平安。”

“……陆之遥,电话是……”

陆之遥抽抽鼻子往后靠了靠,沙发虽然柔软,但牵扯到了伤口还是让他疼出了一鼻子汗。
“没见过你这么狼狈……”张驰端了盘切好的西瓜走过来,“你怎么跟那种人干上了?”

“他们不懂游戏。”陆之遥抓了片西瓜狠狠咬着,好像这样就能把怒火发泄得一干二净,“……他们,认为游戏这种东西,不过是打发时间的工具。”
“所以你就跟他们干起来了。”张驰也挑了块西瓜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唉……”

“我不想,让自己喜欢的东西,被别人侮辱。”小小的少年恶狠狠地说,“所以哪怕我知道会失败,我还是要去怼他们。”

张驰敲了一下他的脑袋。
“你傻不傻。”

被人打残了怎么办,如果我今天没遇到你怎么办,等着被警察送回家?

“唉,那我就勉为其难地教你打架好了。”张驰把西瓜皮放回盘子里,“作为交换,你教我打游戏吧。”

“……好,你叫什么?”
“我叫张驰。”


若干年后回忆起这件事的陆之遥,隐隐约约觉得有什么不太对。
两个人的性格犹如倒置了一般,虽说奇怪,但意外地合拍。
“张驰,那后来你为啥不教我打架?”
“懒呗,夫人啊水开了。”

握着手柄叼着辣条的张驰瞟了眼夫人的背影,屏幕显示出level up的字样。
打架这种事我来就好,你负责给胜利回来的我一个温暖的家就成。

现在是十二年后,张驰与陆之遥在一起的第六年。

Tbc.
是个讲青春期的故事,挑战着写了不一样的老e和夫人。
感觉很带感呢【笑】
用的题是 中二病 。

评论(7)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