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你的红尘,与我无关。”
活得像个小号一样的存在。
杂食,不推荐关注。
Rps有涉猎,也搞同人和原创。
称呼随意,喜欢评论。
万事胜意,于你,于我,于他,她,它。

尘埃

© 尘埃 | Powered by LOFTER

【E陆】梦呓 4

/4 条件反射与非条件反射

他醒过来,阳光穿过玻璃陷进被子里,摸着暖暖的。
鸟鸣很远又感觉很近,他往被子里缩了缩,闭上眼。

梦境里少有的一片空白,虽然他自己觉得像躺在云朵里睡了一晚似的安心,但不可忽视的不安很快聚集起来。
陆夫人条件反射地想起了老e,连忙掀开被子坐起来,光着脚踩在木头地板上。
地板暖暖的,他又蹭了蹭毛边才推开虚掩的门走出去。

大概是精灵那类长寿种居住的地方。顺着旋转楼梯一路向下,他看见阳光撒在层叠的楼梯上,偶尔看到青草叶子躲在墙角,亦或是红甲虫扇动了翅膀飞出窗外。
典型的木精灵居住地。
他盘算着怎么跟这个可爱的小精灵道谢,楼梯下到最后一层,于是奶油炖兔耳草的香气冲过来,打了个圈又悠哉地飘出去。

鬼使神差地,陆夫人绕过可爱的木头餐桌,径直走向香气的源头。

老e背对着他。黑匣子丢在一旁,他握着木柄勺子浅浅舀了一勺,低下头吹了吹气,“过来尝尝?”
陆夫人靠过去,扒着他的肩膀往前够了够,正好老e把吹凉了的美味送到他的嘴边。
嫩嫩的,菜蔬的甜香裹挟了奶油淡淡的腻一起逃到他的胃里去了,留下些许咸甜的奇妙味道留在味蕾旁边。
而且,是很熟悉的味道。

“老e你做饭好好吃。”
他勾起嘴角笑得像个孩子。

但不太对劲,这理应是老e与自己相遇后第一次主动做吃的,那么这股强烈的熟悉感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就像与身体的某些地方达成了共识,只要触碰到那根线,无尽的怀念与欣喜就会被释放出来,虽然他并不知道原因。

“觉得好吃,那你等会儿就多吃点咯。”老e手上动作不停,挨个儿给两个木碗盛了半碗后又撒了点绿茴香的碎末。陆夫人早就放开他的肩膀站到边上去了,可他宁愿他一直这么趴着。
最好永远这样。

他随口应付着陆夫人这样那样的问题,解释怎么把睡得比被施了睡眠诅咒的他拖过来,怎么给他换掉衣服塞进被子里,自己怎么采野菜弄奶油做饭,然后在某人愈发好奇的眼光下,老e给他塞了一勺子的奶油。
“好好吃饭先。”

他大概,或者说目前为止,还想不起来吧。
自己惨不忍睹的厨艺是怎么被他教出来的,那些两人在无所事事的夜晚瞎研究出来的菜谱是怎么被改进的,以及他与陆夫人最喜欢的味道是怎么被保存下来的。

他大概还记不起来。
但他现在至少已经依赖着,或者渐渐习惯了老e的存在了。

老e觉得陆夫人与自己已经建立了一种奇妙的联系,就像婴儿哭就能得到一个怀抱一样,他们在共事时候的默契已经自然而然地成了一种条件反射,可能是比非条件反射还要非条件反射的东西。
所以他才会如此放心不下陆夫人,才会一直跟着他往前走。

他相对于他,他又相对于他,不可或缺。

今晚的月色真美。老e靠着栏杆偏过头看着陆夫人熟睡的侧脸,你看不到没关系,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

Tbc.
用的是理科不知道多少题里的 条件反射与非条件反射。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