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你的红尘,与我无关。”
活得像个小号一样的存在。
杂食,不推荐关注。
Rps有涉猎,也搞同人和原创。
称呼随意,喜欢评论。
万事胜意,于你,于我,于他,她,它。

练沉咩呱叽喵呜汪

© 练沉咩呱叽喵呜汪 | Powered by LOFTER

【E陆】梦呓 2

/2 失眠
陆夫人时常做噩梦。
是很久以前的事。火光冲天的森林,被火舌吞噬的晴空,困在火中无处可逃的自己,以及伸过来的那只手。
那只手的虎口处有一道疤。
陆夫人不想知道这些个梦跟老e的关系,最好永远不知道。
他也利用过职业的便利,用手掌大的水晶球占卜自己的过去。然而水晶球不是变成石头就是爆炸开,晶莹剔透的小型块状物悉数割破了他的脸颊。

失败,失败,还是失败。

占卜术满分毕业的陆夫人忍不住猜测,会不会是因为不可描述的原因有人对自己下了咒?还是老e一直在边上捣鬼而自己根本没注意到?他心虚地瞥了眼,看着某个想象中的罪魁祸首逗着路过的松鼠。

毛茸茸的小家伙一点儿也不惧怕这个半蹲着的巨人,它耸着鼻子嗅那人手掌里的松果,然后手脚并用爬过去抱着松果啃起来。

用膝盖想都知道那人的囧样。
他摇头,晶粉撒落到草丛里,接着起身走过去。

太阳很快落山了,而他们并没有找到下一个村庄。
篝火烧起来,伴着木头噼里啪啦的响声陆夫人又裹着布往篝火边靠了靠。
老e守夜,他拄着黑漆漆的箱子坐在树下,褐色的瞳孔跳动着金黄的火苗,不知道在想什么。

陆夫人瑟缩了下,闭上眼睛。
他重复着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的问题。
我是谁,我从哪儿来,我要去哪儿。
这着实让人头疼,更让人头疼的是思考这问题的人还记不起自己的过去。

他瞪着黑漆漆的丛林,月光铺下来,给林叶边缘上了层银光。
有窸窸窣窣的声音。陆夫人屏住呼吸,全身肌肉都紧张起来。
“啧。”
踩着落叶,有人走过来给自己盖上了什么东西,然后又走了。
他偷偷伸出手摸了下。
是老e一天到晚穿在身上的夹克。

陆夫人更睡不着了,瞪着黑暗直到破晓。

Tbc.
偷懒了,拿着题目写着玩混更。
用的是 失眠 。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