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你的红尘,与我无关。”
只是一个讲故事的人。

Liz

© Liz | Powered by LOFTER

【E陆】梦呓 1

/1 star sky

据说恶龙在幼时与猫仔无异,而每一个恶魔诞生时都是天使。

他是个吟游诗人,喜欢清晨稻草间的阳光,喜欢雨时空气里的土腥味。因为过去了太久太久,所以连他自己也忘了原本的名字。周围人按着他过于女性向的外貌喊他陆夫人,而听到他低沉的嗓音后也不改口。于是他默认了这个称呼,只是从此再也不长时间停留在同一个城镇里。
陆夫人戴着兜帽,他标志性的紫色长卷发束得有些低,藏在斗篷下面。腰间手掌大的黑色棍子上镶着小小的紫水晶,黯淡无光的样子让他回忆起地底的煤炭。
从有记忆开始他就一直在旅行,交了些朋友,当然也和一些人同行过,争吵过。他隐约记得有个人陪伴过他很长时间,但也只能零星记起些许来。

人们并不怕他,有大胆的人还会上前询问,如占卜祸福云云。他笑着摇头,随口糊弄了就离开。
有人会追上来塞一两块银币,有人会递过去一袋子滴着水的果实。他沉默手下,转手赠给下个城镇里乞讨的人们。

陆夫人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还能去哪儿,他的钱袋子勉强塞满了,吃的也在挎包里备好。
他觉得很无聊,于是靠着树轻轻吟唱起治愈术,盯着飘忽不定的白色光晕发呆。
有什么在背后。耳朵尖的他不动声色地接着唱,脑袋往左偏了偏,闪开飞过来的小刀。

是个棕发青年,他盯着陆夫人就像看自己的猎物一般。对峙许久,他又慢慢走过来,拔掉树干上的刀。
“艾德蒙,或者老e。”
“…陆夫人。”

…………
好烦,好烦。带着只大型不明动物的陆夫人,今天也在为不让老e吓到小孩而努力着。
他在村子里瞎转悠着,或是友好地牵起小孩子的手领他躲过马车,或是扣了枚金币在手里,对着卖花的姑娘俏皮地伸过去。他过了会儿出来,总能看到老e对着村口的小路发呆。

老e侧脸似乎是被风削过一般,棱角分明却在鼻梁处投射下了一些柔和的影子。他不爱笑,讲道理他也不该笑。直觉是这么告诉他的。
陆夫人没问过他的曾经,偶尔以窥视他人过去为乐的他一反常态地选择回避。直觉说还不到时候,他这么想,拽了拽拖地的衣摆。
脸上的伤疤,虎口处淡淡的烧伤印记,还有一直背着的,看上去沉重异常的黑匣子。

就像是冒险游戏里的男主身后背负重剑的大叔,在游戏通关前死于非命的那种。他觉得无聊,更觉得胸口闷得厉害。
“走吧。”
“……”

Tbc.

按star sky那题写的…变成短篇了…
找手感中……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