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你的红尘,与我无关。”
只是一个讲故事的人。

Liz

© Liz | Powered by LOFTER

【E陆】如果我们

请配合BGM《如果我们不曾相识-五月天》食用www

因为新传没出所以只有虾米有音源……B站也有就是了www

-食用愉快=u=-


 

夫人背过去了,夫人在摆弄他的耳机,夫人被炸弹炸到了……

小绝做了个深呼吸,突然猛地伸手去捞桌角上那只棕色的毛绒小熊。

巴掌不到的大小,系着绿色丝带的小熊睁着圆不溜就的眼睛盯着他,黑色玻璃里反射出的是一只小绝,以及……

“夫人别打我错了啊啊啊……”

“哼。”陆之遥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他的脑袋,趁某人抱头转身的时候把小熊拎了回来。他坐在电脑前的时间有些长,所以长时间保持同一个姿势的骨头发出了抗议。陆之遥开麦,一脸嫌弃地说着小绝拉肚子要带他出去看看这种胡诌来的理由,然后在观众老爷们一排排“夫人辛苦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绝拉肚子哈哈哈哈”“夫人快给小绝吃药!”的弹幕以及小绝幽怨的目光中,关上了直播。

 

“夫人你干嘛喂!喂喂喂我靠!”

小绝被黑着脸的陆之遥拎到自家门口,丢了出去。

回应他的只是关门声。

“夫人小心眼小心眼!”他嘟囔着,又揉了揉头顶翘起的头发,转身时却顿住了。

“咦……你回来了?”

 

陆之遥去厨房倒了杯水。趿拉了拖鞋往房间走的时候,他开始思考今天时运究竟有多不济。没等得出结论他再一次坐回闪着蓝光的电脑前,黑掉的屏幕给他的回答是倒影一幅,囊括着桌上的东西——比如那只熊。

它伸着两只小爪子,端正地坐着。就像一个索求拥抱的人,陆之遥抿着水,他无意识地咬着杯沿。没人会拒绝的。

没人会拒绝这样热情的拥抱的。他想。

 

陆之遥少年时爱和张驰出去疯。

仗着年轻人爆表的勇气与使不完的劲儿,他被张驰带着玩了一整个青春。小说中诸如逃课网吧开黑通宵,翘课翘活动睡个天昏地暗,假期人间蒸发跑到荒郊野外看星星什么的,他看过去只给过一个字儿的评价。

嗤。

他和张驰站在天台边上的砖块上喝酒划拳,输了的人得给对方洗三天衣服。

他被张驰从被窝里抓起来,踏着秋天清晨的霜露摸黑爬上山,在东方将晓那一刻一起高呼。

他与张驰走街串巷,脚下走过的地方比天上的星星还多。

 

一次他俩闹到半夜才订到宾馆房间,前台有些为难地说只有单人间了,陆之遥还在犹豫,那边张驰却是爽快地答应了。

他说,之遥没事,我打地铺。

那半个夜晚陆之遥睡得并不踏实,起夜回来后他坐在床边,撑着下巴看着被充电宝充电时的蓝光映着的张驰。

某人睡得倒是不错,他想象着半长的睫毛那眼睛是有多明亮,乱糟糟的头发翘得令人想笑,但这时候他只想让手附上去,轻轻抚平。

 

如果我们不曾相遇,我会在哪里。

如果我们不曾相遇,你又会在哪里。

 

他想着这两个问题,倒回去裹了被子睡着了。

朦胧里听到了空调遥控器的滴滴声,还有布料的摩擦声。他没想多,只顾让自己坠入黑甜乡。

常常梦到往日的回忆,他的第一视角总是对着张驰。浅褐色的眸子里偶尔流露出的惊异和温柔尽收眼底,然而陆之遥却是过了很多很多年才意识到,这是他对自己的暗示。

 

陆之遥曾戏称自己的青春还真就是小说那样子,逗得酒喝多了一点儿的小绝一个劲儿问,老陆老陆,你看哪天你和张驰方便,也带我一个呗?

我倒是想带。他干掉半罐啤酒,眼角隐约有什么在闪烁。可是绝啊,张驰很忙的。

 

餐馆的灯光晃眼,晃成无数个温柔的碎片,盛着他的过去。

 

忙到……忙到我都找不到他了。他把这句话和着酒一起咽下去,把自己呛出了泪花。

 

 

张驰是在正式和陆之遥确定关系后的第五年突然消失的。

说到一开始的摊牌,他倒没搞什么仪式,语气平淡的就像在问“之遥我们晚上吃什么”。

 

“陆之遥,我喜欢你。”

那时他们身处一片空旷的荒野,星光点点洒落于夜空,零散的虫鸣懒懒地拉长了调子。夏天的夜风比较温和,轻柔地摘去热意后裹挟了萤火虫往天边飞去。

陆之遥背对着张驰,右手拿了罐果汁。他有点晕车,于是张驰就把越野开上这个小山丘,让他下车醒醒神。

眯着眼看向远方,他没发觉自己额前的碎发被风吹起,没察觉到身后有人渐渐接近的足音。

 

“陆之遥,我喜欢你。”

平日被他戏称苏到爆的声音猛地绽开,他呆在原地,没回头。

“你要不回话,那我就默认了啊。”身后的声音里带上些狡黠,他急忙回过头,却撞进了他的怀抱。

张驰抱住了他,力道不大,却是不容挣脱的余地。

“我不开玩笑。”他突然开口,声音因为脸埋在陆之遥肩上,而显得有些沉闷。

陆之遥可以想象得到自己脸是有多红,他感受着两个人的心因为拥抱而贴在一起,强而有力的跳动声震得他有些颤抖。

以最近的距离。

“……”

陆之遥没有说话,而是轻轻回抱了过去。

 

那一天,那一刻,那个场景,

你出现在我生命。

未知的,未来的,未定距离,

然而此刻拥有你。

 

两人的关系确定下来后,倒是有些小心翼翼起来。

他们计划着在N市买套房子,最好朝着东边,老年人作息的某人点点头,极其认真地在不符合标准的图片上打叉。

他们计划着买辆车,不需要很好,但一定得两人都喜欢,耗油不大,自驾行的成本当然得越低越精简越好。

他们默契地没有提到双方的父母,一是紧张,二是惶恐。毕竟两人在一起这事儿谁都没捅给自家人,都怕万一。

 

陆之遥接了游戏杂志专栏写稿子,张驰成天东奔西跑找工作,倒也是混了个摄影师当的不亦乐乎。

他俩有事没事就凑在一起,商量商量未来,或者打打闹闹一会儿再交换一个吻。

出格的事情张驰不是没想过,只是一看见自家恋人眼里的害怕他就心软了。

 

本来两人的日子可以就这样平平淡淡地继续下去,然而张驰之后因为工作上的各种问题常常带着一肚子气回家。一开始陆之遥还能安抚安抚炸毛的恋人,哪儿知道有次不知道是不是踩到了他的痛处,张驰一怒之下带着一个小包就出了门。陆之遥也没理他,第二天张驰乖乖回了家,两人头抵头道了歉。

和好了,可是陆之遥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变质了。

之后张驰以工作忙云云的理由开始彻夜不回家。陆之遥懒得管他,全当是小孩子闹脾气。直到一天晚上,他看了一部恐怖片吓得睡不着,下意识喊着“张驰”却没人回应时,他才意识到有什么,真的不对了。

张驰带走的是日常的衣物,以及他最喜欢的摄像机与笔记本。

钱一分没动,平平整整地压在陆之遥衣物的最下层。

陆之遥靠在门边上,有些恍惚。

他不太能接受。

 

某一天某一刻某次呼吸

我们终将再分离

而我的自传里曾经有你

 

那天他谎称醉酒,浑浑噩噩地逃出包厢,逃回自己的家。

原本还有两个人温度的地方,如今只剩下空气冷冰冰地对他伸出手。

张驰送给他的生日礼物是只巴掌大小的小熊,系的丝带是他最喜欢的绿色。

尽管被他嘲笑“一个大男人送的礼物居然是小熊”,但张驰只是笑了笑,然后把他吻得脸颊潮红呼吸乱了步子。他凑近陆之遥耳边轻轻地说,之遥,我爱你。

小熊坐在书桌边,瞪着黑色的小眼睛望着陆之遥。

……

陆之遥叹气,伸手抓过它搁到书架上,自己则端正了坐姿打开文档,开始写下一篇测评的稿子。

 

饭还是得吃,生活还是得过。

 

五年来他抽空去张驰曾经工作过的地方打听过,而他的上司和同事不是被调走就是摆手说不记得,碰了一鼻子灰的陆之遥只好一边继续工作,一边偷偷找着张驰。

五年来他硬着头皮回了趟家,朝着家人坦白了一些事,隐瞒了一些事。家母倒是没说什么,唯有轻声的叹息。

五年来他头发白了不少,借着网络的媒介他没找到张驰,倒是认识了一大票子同好,收获了一群粉丝以及……一个同好兼脑残粉。

 

手机提示音把他从回忆里带了出来。陆之遥揉揉发红的眼角,抬手拿过手机。

“夫人夫人我手机丢你这啦快开门开门QAQ——断子绝”

 

嘴角抽动了一下,他认命地推门去玄关。开门时他犹豫了一下,怎么有种不好的感觉呢。想是这么想,陆之遥还是开了门。

 

门口的人比他略微高一些,风尘仆仆的样子。

“小绝……嗯?”

他抬头,眼里满是惊愕。

 

自己的样子清晰地刻在那人的眼里,包括了眼泪停不下来的狼狈。

 

是擦身相遇,或擦肩而去

命运犹如险棋。

无数时间线,无尽可能性

终于交织向你。

 

“我回来了。”


-END-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