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你的红尘,与我无关。”
只是一个讲故事的人。

Liz

© Liz | Powered by LOFTER

【E陆】七月半

失踪人口的回归【。】

私设里有很多不科学的地方,一切以度娘为准……

主要想让老E抱抱夫人……

食用愉快w/


传说民间里的七月半,便是那百鬼夜行的日子。
大大小小的鬼魂在这天走上街头,原本早早熄灯打烊的店家此时却灯火通明。叫卖声络绎不绝,热闹得如集市,但井然有序。徘徊在外的孤魂野鬼偶尔也会参与进来,喝着清酒以人类的梦境为佐菜,暂时忘却自己身上的不幸。
作为一个正常人,在这天只会感觉比平时稍稍累了一点然后早早睡觉,想目睹这个可以说是盛大的场面…还真得看缘分。
对此老e表示…他没啥表示的,只是意思意思告诉那些喜欢作死的好奇宝宝们平常这些酒鬼都大摇大摆地走在街上,也许就在你背上玩叠罗汉,然而并没有什么用,该看不见就是看不见……啊你问他咋知道的?
老e愤怒地对着自己的阴阳眼竖了个中指。
想象一下你的生活:某一天突然就能看见鬼了,从一开始的恐惧到后来的淡然,再从一开始的躲避到后来能让持家妖精坐在自己脑袋上然后打游戏并视此为日常……
再后来,你外出溜达都能带着一屁股小鬼回家……
光是想想就好令人激动啊。
…激动个鬼,呵。
撕开辣条,首先往自己嘴里丢了几根,剩下的他全便宜了窝在家里不走的几位鸣屋。小家伙们吃的开心,不一会儿就跑出去打扫卫生了——这也是老e费尽千辛万苦跟他们定下的条约,只可怜自己的辣条不能独享了……
瞟了眼日历,8.27…农历上好像正是七月半……恨不得脱裤思考今晚直播啥的e某,伸手把盘坐在自己头上的座敷童子给拽了下来。
“卧槽你别扯我头发!晚上陪你好好好我知道了,所以别扯了快下来!”

微博通知了观众晚上不直播,接着老e就被自家的小鬼们簇拥着拉出了家门。
晚风微凉,天气甚好但街上已经没什么人了。小孩大多被家人以各种理由锁家里睡觉了吧,他伸手摸了摸有些失落的小鸣屋,然后塞了包金平糖给它:“抱歉啊…人类嘛,总归对未知的事物会有害怕的情绪啦…”
小小的鸣屋舔了舔小小的金平糖,乌黑的眼里盛着光。
“欢迎光临!”
带着头上肩膀上手臂上的三只小鬼进了小店,它们吵着要吃什么生煎,据说是座敷童子还是人类的时候最喜欢的东西……唯有那个得到金平糖的小家伙不做声,静静地盯着糖果的包装。
角落里坐着一个人,宽大的帽子遮住他的脸庞,看体型倒像是一位男子,但再看穿着……偏中性啊怎么办。老e嚼着肉这么想,不会也是一位看得见鬼的同好吧?
那位没有点吃食,单要了一杯清酒,就着赠送的小菜一点点地吃着。
隐约能从面纱里窥见的眼睛是深绿色的,不是百年老松的绿,而是初春新茶被反复冲刷过后的那种新生的绿,其中又夹杂了一丝人世经年的沉淀,非但不多余反倒让那绿更加生动。
吃完后街上已经热闹了起来,但是老e他们所在的店却自始至终只有他们和那位,清静得很。
小家伙们很快就解决了横在面前的肉,此刻一个用筷子在敲桌沿,一个吃撑了动弹不了,一个…也就是最小的那个,捧着糖果出神地想着什么。
突然,小鸣屋跳下凳子跑到那位的面前,小心地数了六颗糖果,再轻轻地捏起来放在他的桌子上。
老e叼着辣条看着自家小朋友开心地被摸了头,心里对那个神秘兮兮的人好感度刷刷刷就上了好几层。
然而当他发现这个人跟着小鸣屋走过来的时候,他心里有点不安。
小明屋叽叽喳喳地说了一通,老e想了想才明白…感情是又要收一个鬼啊?!
这这这…太能扯了吧也。
提起鸣屋,他轻按它的脑袋半吓唬半无奈地让它低头,“对不起这家伙给你添麻烦了!”说着老e自己也低下了头,心里刷过一群弹幕。
千万别,是个厉鬼…
谁知他非但没生气,反而笑出了声。
“陆夫人。”
男子的声音,没有电影里那样的空灵,反而让人感觉…很温柔。
“我倒是蛮想跟着你们回去的,一个人,啊不,一个鬼在外漂泊得太久了,特别还是一个有思想的鬼…难免会怀念过去那种家的感觉。”
他转身回去抱起自己的物什,然后回头看笑话已经抬起头,此刻正一脸震惊的老e。
“…呃,我会做饭也会弹琴,能不能用这个来抵押一下住宿的费用?”陆夫人眨了下眼睛。
“……成交。”

小店的帘布被掀起又落下,野风穿堂而过抚乱了店主的头发。她拢了长发束在耳畔,收起碗碟和那杯未喝完的清酒,将剩下的酒倒在浅口的显眼里然后放在台上。待她转身离开的时候,一只白猫正好踏着风窜进来落到碗边,眯起眼享受起这不多的美味。
黎明将至,街上的鬼少了许多。老e透过窗户看见一只青色的鸟领着许许多多白色的漂浮物朝太阳飞去,转瞬不见。
三个小家伙已经睡着了,陆夫人靠着墙轻拭琴弦。生活还是那样,他拉上窗帘坐回桌前打开电脑。
陆夫人凑过来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这个亮着光的玻璃。
多了一个观众啊。
不过,蛮好的。
清清嗓子,他开始了今天的直播。

客厅里的桌子上堆着那袋金平糖,在灯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

就像他的眼睛。

许多许多年后,老e抱着陆夫人如是说。

 

-感谢食用w-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