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你的红尘,与我无关。”
活得像个小号一样的存在。
杂食,不推荐关注。
Rps有涉猎,也搞同人和原创。
称呼随意,喜欢评论。
万事胜意,于你,于我,于他,她,它。

练沉咩呱叽喵呜汪

© 练沉咩呱叽喵呜汪 | Powered by LOFTER

【雷卡雷】海之子 1

过去生活捏造,架空世界观

可以当成《礼物》系列的前传,亦可单独食用。

1.

皇宫坐落在一座巨大峭壁的边缘,相传是初代国王为了证明自己征服了大海而建。

砖石垒叠而成的墙壁为苔藓和爬山虎所遮盖,狭长的裂缝深嵌其中。整个宫殿面朝城镇背对海洋,从上空看便是一枚深色的疤刺在蔚蓝之中,雷氏偏爱凝练的冷色,于是除了传统延续下来的皇冠和红披肩,无一例外地给染上了灰蓝的色调。

人们说,在这种环境下成长出来的人,不是暴君便是被排挤的可怜虫。


选择了依海而居,那么风暴难以避免。海浪一波接着一波,新月形的巨大岩洞一端没入海洋,一端支撑繁华,狂风暴雨间几乎要断裂。停泊在港湾中的船只受着洗礼,如坑洼的岩壁,如碎裂的礁石,运气差则直接粉身碎骨。


雷狮是在一艘快给风掀翻的小木船上找到卡米尔的。

翻进来的海水在船板上积了不浅的一层,直接没过他的脚背,而卡米尔蜷缩在角落里不省人事,头上的淤青跟血痕,还有手臂上破开的皮——不用猜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卡米尔,醒醒。”

嘴上这么说,雷狮还是选择走过去直接把人抱起来,一脸厌恶地看着边上与血水混在一块的液体。


这应该又是其他兄长的劣质玩笑——把弱小的,自己看不惯的同族带到无人处凌虐一番,只要不给平民看到便无大碍。受长辈宠爱的,甚至可以当着族人的面施虐。


这是雷氏残忍的传统,是每个新王必经的路——那是告诫,警告他从儿时便不再纯洁的手,暗示他只有血才能书写新的历史。


青春期的男孩不免对胜负产生了更大的欲望,虚荣心使人失智。看来他亲爱的兄长连自己的生理欲望都不能自持,都开始对小一辈的发泄……

雷狮托着卡米尔的手顺着胡乱系上的裤子往内轻轻摸着,还好,卡米尔性子倔,打不过也不会投降,这次不知又用了什么办法,总之没让几个败家玩意儿得逞。

卡米尔不是第一次被如此对待,如果他不能迅速强大起来,那就必定不会是最后一次。


太轻了。

不论地位还是重量,雷狮带在身边的这个小家伙,似乎都是那么无足轻重。


“大哥……”怀里的人动了动,拉着他的衣领,“放我下来……我……”

卡米尔轻轻挣扎了几下,“我自己……可以的。”

“高烧还给打得一身伤的人没这资格。”雷狮亲了一下他皱起的眉头,“但有资格让我抱着回房间。”

“……大哥。”

“嗯?”

“谢谢…大哥……”

“你啊……”


“说实话,卡米尔。”

雷狮向守卫点了点头,两个重装的守卫敬礼,侧过身让他带着卡米尔进去。他把人带进浴室扒了个干净丢进盛满温水的浴缸里泡着,自己则趴在一边找药包。

“我可以承诺永远护着你,但那种情况…我不可能每次都在。”

“所以……”


“我想跟随大哥……”

卡米尔脸上不知是发热还是给蒸汽熏得红彤彤的,睁着大眼睛盯着雷狮看。

甚至连打断了他的话都没在意。

“今天……我会让别人以为只是个意外。”

“我会变强,然后辅佐大哥。”


“那我等着你。”雷狮哑然失笑,自己居然也有会看着他的眼睛看到失神的时候。他伸手揉乱了小家伙湿漉漉的头发,“事先说好,我可对那个王位没兴趣,即使这样你也会追随我吗?”

“嗯,会的。”卡米尔乖乖地扒着浴缸的边缘,轻轻地说,“我追随的是大哥,从来不是腐烂的王国。”


那是一双浅色的眼,不同于自己,那是蓝,安静而令人无法自拔。

那里居住着一只精灵,很快,雷狮有这个预感。

他的精灵将苏醒,成为绝不逊色于自己的猛兽。


TBC.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