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你的红尘,与我无关。”
只是一个讲故事的人。

Liz

© Liz | Powered by LOFTER

【E陆E】挽歌1-2【哨向paro】

('ω')新的一年要有新气象!所以我来开个坑。

——2017.1.1 21:53 一改


1.


“叮。”

电脑读取完毕的声音刺开空气,荧光屏闪烁着,冰冷的光印在操作者的脸上。那个人大半身都隐在黑暗里,吝啬地露出微微颤动的鼻尖和黑色镜框的一角。

他打了个哈欠,视线陷入片刻模糊复又清晰起来。

确认屏幕里的资料牢记在心后,他站起身,顾不上揉一把自己咯吱作响的脖子转便大步走向落地窗前。

窗帘厚重,拉开后便昭示着新一天的降临。

他难得放任自己享受着N市安静的日出。以往这个点应该是出任务回来后补觉的时间,而现在,通宵了一夜的身体除了一点疲惫外,留给他的是仍旧无穷的精力。...

【M12M无差/偏粮食向】无关风月

/有些感慨扔在最后…不喜的朋友看到Fin.就可以右上角了w

“12,你这里程序装错了,应该这样这样……”

他猛地醒来。
电脑没关,风扇嗡嗡不停。
蛮吵的。
翻身坐起来,他的左手不自觉寻到桌子角上。
嗯?
没有烟,也没有打火机。他挠头,放哪儿了呢?
厉害了,当家的你的记忆力。弹幕机械着刷满脑海,他只觉得好笑。
---
找到了。
叮。
---
12没见过Mike,一开始没有,在那个只喊麦扣的时期也没有。
现在?更没有。
但就是梦见他了。
烟灰都落了。他呆呆看着烟灰落下去,黯淡的红片刻间消失在地板上。
虽然没见过,但直觉跟他说:那是Mike,你曾经的团队里的二当家。
妈的。他想得有些出神,烟灰尽数洒在地上。
又要挨Aumi骂了。
嘿嘿。
-...

【E陆】修理师

我是个修东西的。至少我自己这么认为。
有些人不这么看,他们觉得我是个神。破碎的瓷器断成两节的手杖,质地糟糕的白玉翡翠,甚至早就失了光泽失了铜性的青铜器,到我手上后总能修得完好如初。
我自己也觉得怪异。
都是碎成渣了的模样,比衣衫褴褛的乞丐还衣衫褴褛,这样的物什抢救性修复后,还有珍藏的意思吗。
毕竟这些东西,可是连魂魄都不在了的。

然而我还在干这行,到今天都是。
---
是有个怪人催着我这么做的。
呃,或许不能称之为人?算了。
他是从一把锈迹斑斑的剑上冒出来的,破布衣衫,颇有我小时玩得游戏里大侠的感觉。
这个大侠还比我高不少。
“看啥看。”
大侠靠着墙,斜看过来,“快修快修,老子这身衣服太他妈薄了。”
我惊愕,却也没说什...

【E陆】梦呓 6

6/ 线

每天的梦境都在变换,每天的变换都让陆夫人的心思又绕了绕弯子。

每一个梦境都有老e的身影,就像一根红线兜兜转转,指引着他往答案走去。

今天,老e早上去觅食后就再没回来过。
他抱着那沉甸甸的盒子靠在树根处,呆呆地看太阳从河流那头升起,然后升到树梢。

陆夫人觉得老e不会回来了。
证据是空气中渐渐弥漫开的血腥味。
他顺着摸过去,看到了一块深褐色的布料。

老e的皮外套就是这个颜色,他想。比他瞳孔的颜色深一些,但这并不足以证明老e死了。
真正能说明问题的是地上散射型的血迹,未干,还有些沾到了陆夫人自己的衣服上。

这样的冲击力……
他蹲下来把盒子放到地上,闷响里混了不清不楚的黏稠声,叫人恶心的液体流了出来。
……就算是活...

【E陆】少年


中二时期的少年做什么都带着一股拼命的气势。
张驰默默地看着不远处被一群人围殴,眼镜都被打掉了的家伙。

张驰自称是摆脱了中二期的高冷少年,其实也就那样。他比同龄人高许多,但不意味着瘦弱。每星期至少两次的健身,腹部、臂膀初见轮廓的肌肉,又在一个散发着荷尔蒙的年纪里,他有站在高处俯视他们的权利——尽管这摆脱不了中二,但他觉得不中二。
好吧,扯远了。

那个小个子,张驰在街机那见过他打拳皇。肉肉的小手握住控制键后就像换了个人一样,小个子来不及擦鼻尖的汗,微胖的脸颊悄悄鼓起,屏住呼吸后来得一阵操作让张驰忍不住在心里叫好。
太痛快了看他打。
几次了。他犹豫着走上前问他名字,可能还要握个手。他盘算着,看着小个子打完游戏窜...

【E陆】梦呓 5

/5 人生七苦
陆夫人做了个火红色的梦。
是战场。
火焰漫到天边,刀枪碰擦的声响令人心惊,他透明的身躯被来往的人用武器刺穿,有的人也被连着刺进心脏,栽倒在地不再动弹。
他挪了挪步子,天边的山脉也红成一片。但那是太阳光染红的,不是血染红的。陆夫人有些难受,又有个人在他面前倒下,脖颈处的血喷溅得到处都是。
有谁在那里。

是谁呢?

黑色剪影隐约看得出是两个人,其中一个被另一个搂着往前走,那人挥动着巨大的剑清理道路,不时停顿一下去安抚怀里的人。

是谁?

他想走过去,脚底却如生了根一般动弹不得。

他们走近了。
他的瞳孔骤然放大。

他们走过来,越过透明的他,继续走。

陆夫人醒了。他抬手挡住照射下来的阳光,眼角略微的酸涩让他有些难受...

【E陆】梦呓 4

/4 条件反射与非条件反射

他醒过来,阳光穿过玻璃陷进被子里,摸着暖暖的。
鸟鸣很远又感觉很近,他往被子里缩了缩,闭上眼。

梦境里少有的一片空白,虽然他自己觉得像躺在云朵里睡了一晚似的安心,但不可忽视的不安很快聚集起来。
陆夫人条件反射地想起了老e,连忙掀开被子坐起来,光着脚踩在木头地板上。
地板暖暖的,他又蹭了蹭毛边才推开虚掩的门走出去。

大概是精灵那类长寿种居住的地方。顺着旋转楼梯一路向下,他看见阳光撒在层叠的楼梯上,偶尔看到青草叶子躲在墙角,亦或是红甲虫扇动了翅膀飞出窗外。
典型的木精灵居住地。
他盘算着怎么跟这个可爱的小精灵道谢,楼梯下到最后一层,于是奶油炖兔耳草的香气冲过来,打了个圈又悠哉地飘出去。...

【E陆】梦呓 3

/3 鲸落

老e记得陆夫人,准确的说,是记得陆之遥。
他们相识在一次战争后的疆场上。陆之遥站在被血染红的河流中,静静祷告着。他自身亦被鲜血染红,却平静如常。

“……”老e看得有些发愣。眼前人长发随风飘摇,末梢紫得发黑——也许的确是黑色的,血染的黑。他无暇顾及手中仍在滴血的刀,因为那人微微低下头往他这里看过来。
常盤松的冷峻穿过空气刺过来。他不躲不闪,直面着那双眼。

很快,他盯住的人从河水中走出来,沉重的下摆没有扰乱那人的步子。老e就放任他一点点走过来,毫不在意刀尖凝固了的血液。
摆在平时,他可是会发狂的。

“我是陆之遥。”
那人说着,右手将散落的发丝捋到耳后。
“一个吟游诗人,兼法师,大概。”
“老e,灵敏型剑士...

【E陆】梦呓 2

/2 失眠
陆夫人时常做噩梦。
是很久以前的事。火光冲天的森林,被火舌吞噬的晴空,困在火中无处可逃的自己,以及伸过来的那只手。
那只手的虎口处有一道疤。
陆夫人不想知道这些个梦跟老e的关系,最好永远不知道。
他也利用过职业的便利,用手掌大的水晶球占卜自己的过去。然而水晶球不是变成石头就是爆炸开,晶莹剔透的小型块状物悉数割破了他的脸颊。

失败,失败,还是失败。

占卜术满分毕业的陆夫人忍不住猜测,会不会是因为不可描述的原因有人对自己下了咒?还是老e一直在边上捣鬼而自己根本没注意到?他心虚地瞥了眼,看着某个想象中的罪魁祸首逗着路过的松鼠。

毛茸茸的小家伙一点儿也不惧怕这个半蹲着的巨人,它耸着鼻子嗅那人手掌里的松果,...

【E陆】梦呓 1

/1 star sky

据说恶龙在幼时与猫仔无异,而每一个恶魔诞生时都是天使。

他是个吟游诗人,喜欢清晨稻草间的阳光,喜欢雨时空气里的土腥味。因为过去了太久太久,所以连他自己也忘了原本的名字。周围人按着他过于女性向的外貌喊他陆夫人,而听到他低沉的嗓音后也不改口。于是他默认了这个称呼,只是从此再也不长时间停留在同一个城镇里。
陆夫人戴着兜帽,他标志性的紫色长卷发束得有些低,藏在斗篷下面。腰间手掌大的黑色棍子上镶着小小的紫水晶,黯淡无光的样子让他回忆起地底的煤炭。
从有记忆开始他就一直在旅行,交了些朋友,当然也和一些人同行过,争吵过。他隐约记得有个人陪伴过他很长时间,但也只能零星记起些许来。

人们并不怕他,...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