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你的红尘,与我无关。”
只是一个讲故事的人。

Liz

© Liz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选择

发布了长文章:关于选择

点击查看

发布了长文章:《关于选择》

【E陆E】Last night i miss u

应当感谢回忆——那是我曾经的幸福。

1.

老e会弹钢琴,这是早就爆出来的料,一首《Golden Sun Menu》被各脚本翻来覆去听了几百遍都不觉得腻。

有阳光的味道。某个第一次听的人这么评价,他嘴里咬着块苹果,毫不在意地继续敲键盘,和老e给人的感觉有点不太一样啊。

那是他好久以前弹得了不是吗,友人走了火,子弹擦着边飞过友军的头。跟现在走忧伤小清新线路的鹅不太一样啊。

他明知对面人看不到还是皱着眉头关掉游戏声音,你也是,当初要是好好说也不会有今天。

嘿嘿。他敲键盘的手指顿了顿,年轻嘛。

年轻……吗?
他发出去后想改,鼠标点了点还是移了开来。
他早就不年轻了。

嗨。

2.

陆夫人也不是那时候的陆夫人了。

他献给游戏的青春...

你所在意的东西可能只是我深夜的一句矫情,who cares?【摊手】

【E陆E】挽歌6【哨向paro】

——一改2017.2.1 1:02 …………思维混乱没打tbc


6.
“小绝,你跟老e来一场吧。”陆之遥乐呵呵端了杯可乐坐到塑料椅上,“正好来检验一下你最近是不是偷懒了。”
“别啊夫人,我不就是多打了会儿游戏……”小绝假装磨叽地踢着石子, 他偷瞄着张驰。新来的哨兵明显对这个地方很感兴趣,这会儿已经进入场地自行探索起来。
“多打了会儿游戏,嗯。”陆之遥敲了敲椅背,“‘steam本月在线64小时——唉别撇嘴,我还没算上你休长假的时候玩的呢。”
“可是现在是十一月了啊!”
“对啊,今天是十一月五号。”
“你看才五号!呃……等等。”小绝突然想到了什么,突然不要命地往训练场里跑,“夫人我错了我错了啊啊啊...

这么颓废我能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啊。

在试探中原地踏步,在回忆里浸泡到不堪一击。

耳朵灵敏于是听声听到精神衰弱,嗓子不错于是唱到耳鸣、心脏狂跳不止,我不知道怎样算是放松,我可能放了一个假松,我可能就是个假的。

打小把自己藏进壳中,自此再没见过真实。

初恋…结果…苦涩?不记得了还是想不起来。

接触的越多信息越乱,找不到自己了。

难过的时候就唱歌吧,毕竟音乐是最隐秘的宣泄口。

我曾为你歌尽山河社稷歌至喑哑,却换不来你一言一语。

他人笑我痴情种,我笑他人不知心。

【E陆E】挽歌5【哨向paro】

⸜( ˙-˙ )⸝顶锅盖跑路…发存货

5.

张驰睡醒的时候还有些恍惚,他半睁半闭的眼睛被阳光吻了一下,温暖的味道充斥四周,让他不禁回想起自己的家。

陆之遥换了一身衣服,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翻阅报纸,到肩长的头发柔柔地贴着衬衫。他难得戴了眼镜,淡紫色的细边无框镜。
度数不高。张驰瞥了眼玻璃片的厚度,心想这人戴眼镜后还蛮好看的。
似乎是发现了盯着自己不放的视线,陆之遥放下报纸:“醒了就起来吧,今天要带你出席一个会议。”
“…我可不知道那群老家伙这么着急着想见我。”张驰借着套衣服的空档翻了个白眼,“何况我现在不想见他们。”
陆之遥哭笑不得地听他发表着自己的见解,这个小子有点好玩。“我可没说是关于你的。”
“那就更没兴趣...

【E陆E】挽歌3-4【哨向paro】



——2017.1.31凌晨一改,修正病句…【其实我觉得夫人攻得有点过了】
重新编辑再开放权限导致tag上出不来…我重新投一次好了。

3.

基地不大,规模刚够几个leader带着他们的队员进行日常活动。陆之遥是其中一位,也是唯一一位被破格允许一次只带一个队员进行培训的leader。

他是个向导,还是个一直单身到了今天的向导。长夜于他时近时远,有时井也会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他的梦境里,却一直兜兜转转地没将他带走。

陆之遥脾气有点爆,最初的时候几个来试探他的哨兵没有一个不是被他揍得快散架了才扔出去的。后来懒了,所以也不做这些破事,揪住一个就开始上课,上到天文下到地理还能顺带给人复习马哲,如果岔到游戏上聊嗨了还能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新来的小伙伴们!
我!是杂食动物!除了陆散陆什么都吃的那种!

慎重关注!
来自一个从170掉粉掉到160又往回涨的人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