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你的红尘,与我无关。”
只是一个讲故事的人。

Liz

© Liz | Powered by LOFTER

这位喜欢讲故事的人在经历了失恋,学业,绝望等多重艰难后,选择放弃,并外出游历。旧的故事字迹模糊不清,新的旅行尚未开启。
陌生人,如果有缘,那么我们以后会再见到。

【严肃讨论】请保护好自己,在人心难测的虚拟世界

Laceration:

#本文拙劣,开放转载,转至其他平台注明作者和来源即可,承蒙诸位抬爱


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令我想起一件往事。
我有个朋友是大学老师兼辅导员,手上资源挺多,对学生还是有挺大帮助作用的。那一次,她手上有个很好的实习机会,刚好班上有两个人选都很合适。两个学生A和B实力相当,品行也好,她一时还拿不定主意。
直到她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她的职位和工作用邮箱在校内网几乎是公开的,有心就能查到,举报了A在网上“发布和传播yinhui小说”。证据丰富,一气呵成,文章截图论坛ID扣扣号码聊天记录以及最关键性的证据,自拍——只有半个下巴和一部分上半身,但背后的寝室和体貌特征,熟悉...

《挽歌》暂停更新了

一是要考试,二是后续章节似乎被我的某个app吞掉了。

我试图练习笑容,脸颊凸起向上的肌肉涨得酸痛。
无意里看见很小时候的照片,眼角耷着,嘴角牵着,噗嗤。
这笑容好假。

梦中梦,梦里开花香自来。
醉又醒,只余残叶湿泪中。

有段时间发了疯一样做梦,梦到的全是未来之事,分分成真。
还有过梦中梦,明明是在梦里,却以为自己还醒着,下意识去动作去思考去害怕。
现在从梦里醒来却觉得自己是在另一个地方死去,并意识恍惚一段时间,总以为自己不应该存在。

我梦见躺在铺满紫丁香的草地上,四肢冰冷,昏昏欲睡。
我梦见你扬起的嘴角有葡萄汁滑落,白衣飘飘,是人们的赞美。
我梦见化作困兽锁进黑暗,我用温暖的血液浸泡腐朽的躯壳。

现在我醒来,现在我死去。
你哼唱吟游诗人的小调,白斑慢慢爬上脸颊。

被调侃太没正能量了。
好吧。

那么这一刻,我充满了决心。

关于选择

发布了长文章:关于选择

点击查看

发布了长文章:《关于选择》

【E陆E】Last night i miss u

应当感谢回忆——那是我曾经的幸福。

1.

老e会弹钢琴,这是早就爆出来的料,一首《Golden Sun Menu》被各脚本翻来覆去听了几百遍都不觉得腻。

有阳光的味道。某个第一次听的人这么评价,他嘴里咬着块苹果,毫不在意地继续敲键盘,和老e给人的感觉有点不太一样啊。

那是他好久以前弹得了不是吗,友人走了火,子弹擦着边飞过友军的头。跟现在走忧伤小清新线路的鹅不太一样啊。

他明知对面人看不到还是皱着眉头关掉游戏声音,你也是,当初要是好好说也不会有今天。

嘿嘿。他敲键盘的手指顿了顿,年轻嘛。

年轻……吗?
他发出去后想改,鼠标点了点还是移了开来。
他早就不年轻了。

嗨。

2.

陆夫人也不是那时候的陆夫人了。

他献给游戏的青春...

你所在意的东西可能只是我深夜的一句矫情,who cares?【摊手】

1 2 3 4 5